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伪娘玲玲日记】(03)作者:wqaz
【伪娘玲玲日记】(03)作者:wqaz
字数:596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3午夜办公室卖淫

  我叫玲玲,刚满29岁,从大学到现在已经有10年的CD生活。也许是因为个体差异的缘故,吃了快10年的雌性激素,我的胸还是几乎没有。但是塞翁失马,从19岁开始吃药起,我的骨骼就保持住了少年的纤细,窄窄的肩膀,光滑的皮肤,还有几乎很少的体毛,最夸张的,是纤细的腰和浑圆丰满的屁股,我敢说,只看背影,完全就是一副少女身躯,没人不想上我。

  我在CBD一家小公司上班,普通的办公室职员,当然,我是男装的。受惠于没什么胸,加上还算精致的五官,给人的印象也无非就是一个爱干净的男生。
  但是每当下班后,回到自己的出租屋,我便把所有的时间都给了我另外一种人生。以下这些文字,记录的便是另一个我,一个CD真实的性爱生活。

               玲玲日记3

  2010……10。29

  「病假条」事件之后(详情可见前文),果然挨了领导一顿批评,好在我平时表现尚佳,风波暂缓,但是扣奖金是免不了了。为了挽救我那点可怜的绩效奖,这个月我是加班加点,早出晚归,一心想把损失回点本儿。

  最近加班频繁,我就发现北京地铁不光有晚高峰,还有个比较明显的晚晚高峰,全北京的加班狗都集中到九点前后,再来一次地铁沿线大游行。晚晚高峰和晚高峰有点区别,跟早高峰就更不一样。一般的早晚高峰大多数人还都强打精神,多多少少神态里不是带着点鸡汤就是带着点鸡血。晚晚高峰呢,都是一张张加了一天班的苦逼脸,神态里只剩下了鸡毛,偶有像我这种更惨烈的,真是鸡毛都不剩,变成了鸡巴脸……

  今天下班回到家,快十点了,这个时间就搞得我很尴尬。变个装吧,太晚了,约个炮都得熬夜,自己玩又实在懒得变全套。不变呢,又觉得对不起自己精心养护的小屁眼。草草解决晚饭,还是决定打扮打扮,实在无聊也可以楼下公园溜个弯儿,刺激刺激深夜遛狗的老大爷不是。

  洗个香喷喷的澡,清洁一下我的小菊花,顺便涂点婴儿油,带好我招牌的短波浪假发,我打开了神奇的大衣柜。今晚身体有点疲劳,需要个火辣的造型滋润一下~ ,黑色蕾丝胸罩配丁字裤,小心的把小鸡鸡塞进去,胸罩里面塞进一对D杯的人工义乳,调整一下,一个美丽的D-cup胸围就出现了。内衣外面加一层黑色的连体渔网袜,再外面反倒不知道该穿什么,索性套了一件短风衣就出门了。

  「咔哒、咔哒」高跟鞋踩在清冷的街道上,发出有节奏地回响。昏暗的路灯下,没有一个行人,街上三三两两的车缓缓驶过,我抱着肩膀慢慢的走。十月底的北京,午夜还是很冷,连体网袜起不到什么保暖的作用,走着走着,双脚都快冻僵了。在没有一个人的深夜的街上,一种奇怪的感觉慢慢侵占了内心,似乎自己是一个站街的妓女,却找不到通往红灯区的路,有点可气,有点可笑,又有点失望。似乎是,我已经穿的这么骚了,却在没人的大街上浪费青春和肉体。不知是冷还是累,脑子渐渐有点不灵光了,却在不灵光中灵光一闪。我只犹豫了半秒,随即招手拦了一辆的士,的士安静的停在我身边,接着,安静的消失在夜色中。
  二十分钟之后,我来到公司楼下,鬼使神差的上了楼。你们可能既没想到也没猜错,是的,在我内心无比平静的一瞬间,我决定来单位加个班,既然没有肉体上的艳遇,总也不能浪费了十月的这个夜晚,要不然这个月的奖金没戏,我的SM套装也就跟着没戏了……

  办公室早就没人了,这个我倒不担心,我们公司是典型的混日子  拍马屁型的关系企业。来到自己的座位前,我整了整衣服,习惯性地要伸手开机。可就在这时候,我却似乎听到了一种奇怪的声音,从里间的总经理办公室传来。

  我们的总经理姓赵,50出头,尽管平时我们叫他赵总,但是背地里都叫他赵厂长。的确,这个赵总各方面都符合你想象中农民企业家的标准,不合身的西服跟地中海的发型是他的标准造型,腐败的肚子彰显着身份,而酒桌上不合时宜的露骨黄色笑话绝对是他撩妹的不二法门。这个时间这个老土鳖还在单位,我预感应该没什么好事。想到这,我踮起脚尖,蹑手蹑脚地往声音的方向走了过去……

  总经理办公室的门关着,门底下有一道微弱的亮边,说明里边真的有人。
  我慢慢弯下身子,把耳朵凑近门缝,里边的声音清晰地传了出来……

  「喔……好舒服……就是那……喔……就是那样……你好棒……喔喔……」
  「喔……呀……雯雯…………你……太……喔……我受不了了……好爽……喔……嗯嗯……」

  妈的,屋子里传出的是男女交媾时的呻吟和「噗嗤、噗嗤」的淫靡声音,这个老东西这么晚在这,不会是叫了个小姐在干事吧……

  「嗯嗯……喔……呀……好棒喔……嗯嗯……」里面一个年轻的女声传了出来,一听就是个鸡,声音里充满了虚伪与不屑,可见赵总表现很一般啊……
  「喔……要射了……射了……啊……好爽……」

  卧槽,刚听了每一分钟就完事儿了啊。

  似乎屋子里赵总射的也特别快,完事儿就是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我赶紧起身就往回退,这要撞见也太尴尬了,都没法解释。

  「赵哥你也太抠了吧!才二百!?不是说好一次六百的吗,你这人怎么这样!?」

  我正起身,屋子里那小姐立马换了一副买卖人的嗓音,声音里除了轻蔑就是不满,看来这戏还有下集。

  「不是……宝贝儿……这不才三分钟么,也没耽误你多大功夫……给赵哥打个折呗……」

  我心里一万头草泥马呼啸而过……三分钟……

  「三分钟你还好意思说,跟牙签似的,你捅进来要没告诉我我都不知道,别废话!」

  「扑哧」我实在憋不住笑,真不是故意的,这小姐说话太带劲了。

  小姐似乎没在意,倒是里屋的赵总吓了一跳,大喝一声「谁在门口?」明显嗓子发干,声音颤抖,外强中干的德行,估计自己的丑事被员工撞见可能心里正发怵呢。

  千钧一发啊,我都顾不上后悔了,立刻神反应啊。我赶忙站起身,掏出电话,假装跟人聊天的样子:

  「诶,怎么你不在啊?不是说好了等我的么,我刚到你公司啊……」

  正装着呢,门开了,屋子里的大班台上亮着昏暗的台灯,一个打扮妖艳的年轻女孩气呼呼地走出门,经过我身边的时候,还故意瞟了我一眼,挺了挺最多B罩杯的胸,带着一股刺鼻的廉价香水味。身后跟着的老赵,一边赶紧小声嘀咕着打发她走,一边整理着没几根的头发。抬头看见我,眼神里很复杂的神情一一掠过。首先是尴尬,这个事被撞见,大多数人总归会有点不自然;然后增加了一些狐疑和不满,大半夜的公司进来个陌生人,安保工作不到位不说,个人隐私也受到了侵犯,不过还好没被撞见现场;其次又掠过一丝色情的意味,眼前这个姑娘尽管上身被风衣包裹得严严实实,但是风衣里还是绷出呼之欲出的两个巨乳和玲珑的腰身,短款的风衣下摆刚刚遮住浑圆后翘的丰臀,下面露出修长肉感的双腿,腿上的渔网袜充满了挑逗的意味,透过网袜能看见两双精致的高跟鞋上,露出的亮红色脚趾甲,就像一排鲜艳欲滴的樱桃,令人垂涎三尺;最后掠过的,是眼神里的一丝惊异,这姑娘怎么有点面熟呢,似乎是有点像公司一个老实巴交的员工,叫什么来着……

  「诶呀~ 您就是赵总吧……我是你们单位小李的姐姐……」我赶紧放下电话,热情地伸出玉手。

  老赵反应就是快,赶紧换上虚伪的笑:

  「诶呀~ 幸会幸会~ 」

  「李林说晚上加班,让我下班来找他吃饭,结果刚打电话他说给忘了,正跟朋友喝酒呢。」

  「诶呀~ 李林这小子,平时业务能力挺强的,怎么生活中这么不靠谱啊,这么漂亮的姐姐都给忘了,罪过罪过啊~ 」

  我去你的,我心里想,我要不提,你恐怕都想不起来我名字吧,还业务能力挺强的。

  「那赵总您先忙吧,那我就不打扰了。」说着我就想走了

  「诶~ 那有什么忙的,干工作嘛,就讲究有张有弛,那工作我刚不都安排那个秘书小王了吗,要不,那个啥,小李不在,我替他这个弟弟请你吃饭,反正平时我跟小李关系也近……哈哈……」

  面对赤裸裸的胡说八道,我实在无言以对了,赶紧扯谎。

  「赵总啊……谢谢您啊,可是您看我其实一会是要去上班的……」

  我靠我开始满嘴跑火车了,我穿成这样大半夜去上班,谁知道这老东西会不会想歪啊。

  「……啊,这样啊……」看来老赵已经想歪了,一边咧着个大嘴,一边掏出了钱包。

  「……那李小姐可以先在我这边工作一单啊……」

  显然刚才那个柴火妞的三分钟搞得俩人都不太爽,这老家伙现在又打起我的主意了……

  妈的,老娘被扣了奖金正不爽呢,自己送上门来,今天就把奖金连本带利收回来,顺便泄泄火。想到这,我旋即露出了骚媚的一笑,大腿也不经意地侧了侧,露出点丰满的屁股挑逗他一下。

  「那赵总给我开多少工资啊……」

  老赵被我识破刚才的把戏,可能有点恼,也可能是精虫上脑,二话不说从钱包抻出一叠,我估摸着没三千也有两千,媚笑着接过钱:

  「诶呀~ 赵总~ 我这身子可不是卖的……」

  「诶呀~ 这个李小姐你看你说的哪的话~ 咱们这纯粹是一见如故~ 情感交流
~ 」

  「赵总真会说话……那妹妹可要好好跟赵总多交流~ 多学习呢……」
  说着我把他推回到大班椅上,自己则顺势扑到他身上,一只手勾着老赵的脖子在他脸上亲了亲,一只手往下滑过他的下腹,动作娴熟地解开赵总裤子的纽扣,抽出皮带,拉开拉链,把他的鸡巴解放出来,一口便含进了嘴里。手指摩搓他的卵蛋,舌头感应着他阴茎的每一寸起伏。柔软逐渐在我口中勃起膨胀。

  「哦……啊……宝贝……你真会舔……」

  「嗯……嗯……赵哥……是我会舔……还是小王会舔啊……」我一边口交,一边对

               着老赵发嗲

  「哦……你会……那个小婊子……差远了……哦……舒服……」

  我闭起眼睛,享受口中的坚实饱满,感受到逐渐有鹹腥液体溱出。我不禁更加快速度,愈发投入的舔弄着龟头,尤其是龟头肉棱下那圈凹槽,更是仔仔细细的反复吸添,接着又檀口一张,轻巧地将一小段龟头肉咬在两排贝齿之间,一面在牙尖上逐步加劲咬嚼,一面用舌尖热情地招呼着马眼。老赵这会也是操起自己的大龟头就开始在我湿热、紧凑、滑腻的口腔里慢慢抽插,起初,他只运用三分之一的长度作有节奏的抽插,但随着我口水的润滑,以及那微带鼻音的呜咽声,老赵的动作便开始愈发快了起来。老赵一边舒服的呻吟,一边把大龟头一次次地向我的口腔深处顶去……硬度越来越明显了,我双手慢慢往两旁下滑去,到他臀部托住缓缓上提,配合吞吐与臀部的抬托……

  「哦……啊……真他妈舒服……」老赵两只手不断地按我的头。

  「嗯……嗯……」「噗叽、噗叽」我一面从嗓子发出舒服的声音,一面用嘴巴上下套弄鸡巴,老赵的鸡吧涨的老大,我把两片硕大的假乳顶在他岔开的大腿内侧,继续卖力地为他口交。我的双唇贴着坚硬的肉棒来回快速运动着,还不时用手托住卵蛋摸弄。我越来越快的吮吸着,还一边头扭来扭去,变换着角度从左右两面同时更用力的吸着老赵的肉棒……老赵终于憋不住了,飞快地在我嘴里抽查了起来,然后惨叫一声,

  「哦啊……」

  我停止了动作,依旧含着肉棒,老赵全身一抖,浓精有力的射了出来,一阵阵的来回抽动着,大概6。7次过后,我才慢慢用舌头再次吮吸龟头,把余下的精液舔干净,然后缓缓的吐出肉棒,张开了嘴唇,白色浓密的黏液从我嘴角边慢慢流出来。

  老赵喘着气,一晚上连射两次看来已经到了这个老男人的体能极限,可是看他的眼神似乎觉得还未值回票价。妈的,老色鬼,本姑娘今晚就榨干你……
  「嗯……啊……赵总~ 精液好好吃……啊……妹妹……下面的嘴……也要吃嘛……」

  我一边说,一边撩起风衣的下摆,把两片丰臀送到他眼前。连体网袜紧紧罩在臀肉上,丁字裤细细的丝带勒进臀缝,却盖不住我那粉嫩的肛门……

  挑逗了一番,又重新跪在地上为他口交,这次我从睾丸开始,依次轻轻地含在嘴里,小手不停地套弄着鸡吧,一边吃睾丸,一边不忘用舌头服侍一下他的会阴,舔弄的时候,也会把舌尖伸向他的臀缝。我知道,男人最受不了这个了,果然,没过一会,原本软趴趴的鸡吧又勉强挺立了起来,我知道以老赵的年纪还能硬起来已实属不易,但我哪管得了那么多,不是有句俗话说:只有累死的牛,可没有耕坏的地嘛……

  趁着老赵还能坚持,我赶紧转过身,撩起风衣,扒开臀肉,把鸡吧顶在了我粉嫩的菊花处,轻轻的一圈一圈摩擦。老赵这个傻冒现在也是精虫上脑了,也不怕自己马上风,两手抓着我的屁股就往上顶,也不看看操得是哪个洞。多亏我平时有涂婴儿油,再加上刚刚口交流了不少唾液,尽管有点涩,但我强忍着控制住肛门反应,还是顺利插了进来。

  「哦啊……」我俩同时爽的叫出了声音。

  「宝贝……你下面真他妈紧,跟处女一样,不像那些野鸡,松松垮垮……
  今天我要操死你……「

  我心里暗骂傻逼,屁眼当然紧,但说实话老赵的鸡巴也的确是不大,要不是今晚没得选,鬼才让他上。

  老赵可不这么想,依然觉得自己牛逼的很。肉棒整根没入我的直肠后,没做稍刻停留,便在我并没有完全放松的屁眼里大力地抽送起来。渐渐的,肉棒在肛门里的活动顺畅起来,速度也越来越快。我只感觉屁眼热热的,痒痒的,因为没做充分的润滑,老赵的肉棒的进出就像长期干燥后费劲的拉出一条长长粗粗的大便一样,虽然有点疼,可是快感也是不言而喻的。

  「老公……干我……哦……啊……爽呀……用力……操我……操我……啊……啊……」

  「哦……老……老公……使劲干我……就是那里……干我……」

  「……啊……使劲……操死我……啊……啊……」

  我淫叫着撅着屁股迎合他,每次插入都让这大鸡巴连根而入,一下一下撞击幽门……我浑身颤抖,全身毛孔张开,连屁股沟里都被汗水浸的粘糊糊的。肛门口的肌肉紧箍着鸡吧根部,每抽动一下,直肠壁上的皱皮就让龟头刮得麻痒,肛门口强烈的摩擦让我舒服的上了天。老赵的肉棒虽然不大,但插进直肠刚刚好顶到我的前列腺。一下一下的,我觉得自己的鸡吧也慢慢的涨了起来,只好用风衣遮住,偷偷地套弄起来,老赵在身后抓着我的屁股使劲的操,只以为我在抚摸自己的阴核……

  「啊……宝贝……我要射了……」

  老赵用力的插,我向后挺着屁股,一边偷偷地套弄自己的下体,一边感受屁眼里的鸡巴不停抽查传来的阵阵快感,嘴里低声叫他

  「快点……用力点……啊」

  我的鸡巴在不停套弄下,再加上屁眼里的快感,一哆嗦……我知道他也快来了!极力配合着他,听到他呻吟几声,然后狠狠抓住我的两片臀肉,肉棒传来阵阵跳动,屁眼里感到射出来的大量液体,那液体不停射出来,全都射到我身体里……

  ……

  第二天一早,我风驰电掣地赶到公司楼下,还是迟到了整整五十分钟,诶,谁叫昨晚玩得太晚了呢……

  上楼,刚出电梯,就在前台碰见了老赵在训斥保安。

  「啊……赵总早!」我尴尬地打了声招呼,心里暗骂每回迟到怎么都能碰见领导。

  谁知赵总见了我立马露出了如沐春风般的微笑,在前台姑娘瞠目结舌的注视下拍了拍我的肩膀,致以领导最亲切最温暖的关怀

  「小李啊,工作也不要太忙,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啊,要劳逸结合嘛,平时也跟我们领导多交流交流工作上的心得体会,下班我请你喝酒去,工作上的事情可以先放一放嘛……」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