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吸能伪娘传】(06下) 作者:EHman
【吸能伪娘传】(06下) 作者:EHman
字数:1114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六章变强的理由 下

   他最喜欢在大课的时候坐在后面玩,看着梅英痛苦而又不敢声张的表情射精。
   「你还玩过嫩逼的时候就别说诉苦了,我遇到这东西的时候,下面已经真是 又黑又烂了,肛门打开都可以生孩子!我连这母猪肛门闭上的样子都没有看过, 谁知道那么土气的裙子竟然下面有这么变态的黑洞!」

   黑社会老大的独子好像很不甘心,他才一年级,入学才3个月,偶然一次看 到了梅英裙下光景,才开始接触新世界的大门。

   干这种事也才两个月,那时候的梅英已经不是初学者能驾驭的了,就算他喜 欢恶作剧,经常公开让梅英难堪,梅英也只是微微一笑,不受影响,因为再他之 前,梅英已经经历太多了,更变态十倍的都有。

   「那是我的锅!我提供的括约肌麻醉药量太多了,之前肛门还是可以完全闭 合,之后就变的松松垮垮,但是微微夹住太阳穴睡觉的感觉真的好舒服……」
   学霸就是学霸,为了达到目标什么都能用,都是为了睡觉能保养大脑。
   听着他们对梅英做的事,林立愤怒之极,震惊之极,失望之至,愤怒的是他 们这么侮辱伤害梅英,而失望的是梅英什么也不说,原来早就变成了这种样子, 他的梦想只是可笑的幻想而已,一个人傻乎乎的与她搭话,喜欢她,但是却什么 也不了解……

  「你兴奋了吗?你的屁眼更送松了哦」  「……你开什么玩笑!我恨不得 马上冲进去杀光他们」

   「喔,那可不行,他们可是我跟梅英重要的客户,但是你说清楚的话让你也 参一脚也没有什么,反正都那样了」

   「你……」林立隐藏不住,他的内心看到女神的变态,听到女神的变态故事, 居然兴奋不已,虽然愤怒悲伤,但是看到女神跟他一样,有堕落的地方,还有亲 眼那么巨大的屁眼,对他的扩张癖非比寻常的吸引力,林立现在比以前更想与梅 英亲近,虽然以没有了纯净的希望,但是扩张癖的欲望越发强大。

   他已经湿了,流氓老大看出了这一点,把五根手指别在一起,抽插了起来。
   林立做不出有效的反抗,只好听之任之,暗暗偷爽,死命压抑还在声带中的 娇喘,看着里面。

   「那么还得说了,这东西刚开学的时候真是要多清纯有多清纯,简直就是男 人杀手,骗了多少人啊,我的一个认识的人就完全迷上了,我都差点被骗了,她 妈的,结果原来是这种烂货」说完,张默突然飞起就是一脚,踢在了梅英的屁股 上,张默也是运动健将,足球踢的很好,这一脚只听啪的一声,像高空摔下一块 肉摔到地上,梅英的肥臀肉浪急颤,然后传遍全身,嘴里呜呜的鸣叫着。

   林立看着这一幕眼目欲裂,他的好朋友怎么能对朋友喜欢的人做出这种暴行?
   「刚才灌肠的时候还没打够?张默你别把屁股打坏了」学霸出言阻止。
   其他几人都见怪不怪,张默经常殴打梅英,平常脾气也不暴躁啊?虽然几人 不知道为什么,反正打不坏,不管虐的多厉害,过几天梅英一定会像没事人一样, 再次出现。

   梅英的肛门回复速度很快,经过一会的休息,恢复了一点弹性,肠子也收回 了肚里,美丽的肛门玫瑰也看不见了。

   说罢,几人重新聚集在梅英屁股下面,有序你的把拳头塞入肛门,在塞到第 八只的时候,果然遇到了阻力,张默的拳头又被卡住了。

   「草泥马,你这个烂货就是跟我过意不去是吧!她妈的婊子,这么个烂屁眼 还想勾引男人,看我给你弄坏!」

   说着向旁边的喽喽示意了一下,喽喽挥起皮鞭,带着呼呼风声对着梅英的大 腿和背一阵狂殴,一道道血路浮现,梅英呜呜悲鸣,全身紧绷,屁眼也在用力, 下面四人明显感觉括约肌强大的压力。

   「哦!这烂屁眼还有这种力气,果然你他妈的耍我」过了好一会,鞭子停下, 梅英身上找不到没有鞭痕的地方了。梅英的括约肌经过极度的紧绷,一下子就松 弛了下来,真正的没有了力气,张默把手一伸,顺着肛门边缘想插进去,可还是 差点。

   「敬酒不吃吃罚酒啊!」猛一使力,最后一只手在梅英嘶哑的呜咽中进去了。
   「来来来,往外拉,喊个口号吧,一二一二一二还是嘿作嘿作。」  「…
  …「

   随着一二一二的口号,四人拳头勾着屁眼,往外一股股的使力,这力量使到 了极限的括约肌发出悲鸣,仿佛马上就要断裂,梅英头往上扬,呜呜声化为了尖 叫。

   「哈哈,这块死肉终于又有点意思了啊!弟兄们,加把劲啊」

   一二一二一二,口号与尖叫混杂,流氓也在随着这喊声不断冲击着林立的菊 花,林立这时真的着急了,对后面恍然未觉,在门外大喊「别拉了,会死的!」
   但是及时被流氓捂住了嘴,只留下余音被尖叫盖过。

   梅英的尖叫渐渐嘶哑,低沉,仿佛已经没有了力气,头一歪,不知是不是晕 了。这时,下面的四人看差不多了,已经把极限的括约肌又拉开了几公分,可以 施行大计了。

   「唔,累啊,这东西还没坏吧」

   「没有,没看没出血吗?我们技术很好啊!」

  「有句话叫女人是水做的现在可以修改一下因为我们验证了女人除了是水做
   的,肛门更是橡皮做的!「

   「……学霸回家再放你的屁去吧,现在赶快趁热开始」  四人开始行动, 两个人把梅英的抬起梅英的肥臀,将其举起,方便学霸能完全在肛门下站立,张 默已经准备好了摄像机,准备记录这变态到奇迹的事情。

   「Z大变态女,准备完毕,请指示!」

   「z大学霸,准备装填!」

   张默还在实况解说,一手拿着摄像机,撸着小小的鸡巴。

   曾经张默巨大的鸡巴已经不知道什么原因缩小到了以前的一半,上面布满皱 纹,不只是张默,几乎里面的全员都是,最惨的是富二代,几乎已经变成了蚯蚓, 林立全神贯注的看着学霸与梅英即将对接的地方,即使注意到了他们的异常也没 有多想,更没有注意到,梅英已经清醒了。

   就在林立认真观看的时候,突然感到了视线,他把自己的视线上移,看见梅 英正瞪大了双目盯着他,极度惊讶的感情通过瞪大的眼睛还颤抖的嘴角表现了出 来。林立没有动作,他不知道该如何动作,他本来是来询问梅英的事实的,却被 动的发现了残酷的真相,他梦中的女神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欲望的代替品, 一个比他还堕落的一个烂货,被玩到烂的女人。欲望与感情,失望与兴奋,绝望 与希望,这些东西在林立心中徘徊。

   他很想冲上去……在女神面前阻止那四人,再用原来的姿态对待这个走上岐 路的女人,也许能掩盖点什么,但是他知道这很难,看了这么久大戏的他已经停 不下来了,欲望达到了最高点,甚至肠液早已沾湿了双腿,后面的那双大手一次 次有力的冲击着,仿佛就要破门而入,林立忍耐着胀痛从很早之前就在期待那个 的来临。

   他停不下来……也没有力量让其停下,里面个个都不是简单人物,后面的流 氓老大更是危险,而且就算救下了又能怎样?曝光吗?那样根本不能阻止他们, 反而会让他们报复,梅英更会身败名裂。

   林立心情矛盾至极,他不想自己这样,但是控制不了,不断的找着借口,说 明自己不能行动的理由,说服自己不是因为想看,不是因为欲望,不是因为后面 不断的冲击而浑身发麻。

   林立的苦恼仿佛通过眼神传递给了梅英,梅英看着林立的眼神没有了刚才的 动荡,嘴角也不再颤抖,仿佛了然了什么,嘴角勾起了一抹弧度,眼神让人心醉 的湿润,表情像是在哭,可又感觉是在笑,冲林立点了一下头,嘴唇动了起来, 用口语说了一句话,林立拼命的解读着这非常简单的一句话,只有四个字:你看 好吧。

   似悲伤,似高兴,似解脱,似堕落,似失望,似决断,似兴奋,似死心。
   一个似哭似笑的表情,一句不知道是疑问句还是陈述句的话,弄的林立心中 百转千折,仿佛明白了女神的心,又好似什么都不懂,思考之时,里面的高潮部 分还是开始了。

   学霸站立在梅英的肛门之下,双手合在档前,尽力收紧肩部,以最纤细的姿 态准备着。兴奋的神情,像是要跨上新大陆,即将进入人类没有探索过的区域, 而梅英的肛门开着巨大的裂开,彰显着仿佛可以吞噬一切自信,强强相对,说实 话如果拍出视频发售,一定会让全地球的扩张癖爱好者疯狂。

   「准备好没有!」

   「准备完毕」

   「那么,真的要上了!1。……2。……3,装填!」

   说完,那两个抬着梅英臀部的人突然就放手了,梅英感到一阵失重,然后就 是直肠的剧痛。

   不知道是肛门比想象中扩的还大,还是学霸比想象中来的纤细,没有任何阻 碍,学霸的上半身直接消失了,梅英的肚子鼓了起来,如果不是直到上面的绳子 发挥作用,可能梅英内脏都会从嘴里跑出来,就算是现在,她也已经是满口的泡 末了。

   张默他们赶紧上前,看着有点变形的梅英的下体,又摸了一摸突出的学霸脑 袋,没有人关心梅英怎么样了。

   「学霸没死吗?没死就回个话啊!」

   「哇,这简直就是人体的奇迹,我感觉又回到了母体」学霸学霸的声音带着 回音,从下面传了出来。

   「你能呼吸吗?」

   「能啊,空气还能清凉呢,要不你来试试」

   还没有等学霸说完,梅英一下就被外面的三人抬了起来,三人听说里面的神 奇,迫不及待的想试一试。

   才进去就被赶出来的学霸很不满,想说点什么却发现自己不知道说什么,如 果他能照镜子就能发现,他满头的黑发大都变白了,脸上也全是皱纹,牙齿都有 些松动,全身打颤像是个步入暮年的老者,哪里还像个风华正茂聪明过人的学霸。
   另外三人丝毫没有察觉,因为这时学霸全身都是淡白色粘粘糊糊的肠液,肠 液起了掩饰的作用,于是把他推开到一旁,学霸这时弱不禁风,倒在地上就再也 没有爬起来,三人还不觉得奇怪,只当他是泡晕了。

   林立在外面也没有看清楚,只看到学霸倒在地上就没有爬起来,还以为他晕 了。

   他也看的异常兴奋,这种场景对扩张癖来说简直就是比天堂还天堂,虽然那 是梅英,但是此刻,他尽量把那女人像成其他人。后面的冲击时缓时急,一波波 涨满和快感冲击着林立的身体,林立觉得自己快要跨上顶点了。

   「我先来吧,我体型小」富二代自告奋勇的,当然被全票否决。

   「你个矮胖墩,小是小,整个一椭圆形」

   「谁TM不是椭圆形的!胖子可塑性更大啊!」

   「你现在塑一个看看?塑的瘦我叫爹」

   「好了好了,别说废话了,我们里面除了学霸基本上就没有一个瘦的,现在 是不可能进去的……,但是如果只是感受一下也不是不行啊」

   张默阻止了废话,提出了一个办法。

   「怎么感受」富二代马上追问着。

   「嘿嘿,进不去肛门还进不了肠子吗?肠子的可塑性很好的,只要把肠子拉 出来~」

   「我艹,张默你可真是个人才,这种主意都能出的出来!行,既然你出的主 意就你先来试试吧」

   「行,他先试」

   说着张默上前,准备掏出梅英的肠子,双手往里面一伸,刚刚想要发力,一 股吸力传来,张默想缩手,可是发现身体完全动不了,仿佛力气被吸收了,浑身 越发无力,一下整个人被吸了进去。

   外人看到的是张默一下钻了进去,张默身体健壮,肩宽很大,这么就进去了 有些不可思议,偏偏也没有看到梅英肚子有任何凸起,令人可怖。

   只要一思考,就会发现里面令人细思恐极的事,但是惊奇于张默进去的二人 组丝毫没有一点冷静。

   「行啊张默,这都被你抢先了,戏演的不错啊,还真的要以为你去掏肠子去 了」

   「张默你他妈的着急样,轮流来又不是轮不到你,至于吗?」

   两人一人一句的抱怨着,没有发现张默根本说话。

   「喂,张默,怎么样了,舒服吗,舒服就快点,后面等着呢」

   「我看他是没爽够,这样,咱们帮帮他」

   两人一眼就对上了,彼此很有默契了走到梅英肥臀底下,然后把她抬起又放 下,来回套弄着张默。

   「哈哈哈,怎么样啊,还爽吗?当鸡巴的感觉怎么样啊张默?」

   「别问了,肯定爽到没有边了」

   疯狂的二人并没有看到,张默的脚部露出的皮肤已经开始出现大片褶皱,仿 佛行将就木的老人的皮肤。

   林立在看着,血脉喷张,欲念如火,炙烤着他的全身,自己的女神居然这样 被对待,林立觉得以前心目中的女神形象真的完全崩塌了,新的形象已经树立了 起来:那就是一个扩张癖的最强的玩具。

   林立已经完全湿了,极度的放松,正在进入高潮的途中,后面的流氓老大的 目标也快要达到了,他的拳头已经有一半都进入了林立的菊花,菊花被撑的大大 的,当然跟梅英比起来毛都不算,但是比起以前的茄子君,大了一半不止。
   突然,流氓停下了,他感觉到林立蛋蛋已经开始收缩,背肌微微拱起,是马 上就要高潮的征兆,过去的经验使他不敢随便让一个人肛门高潮,曾经他使梅英 肛门高潮,过后的第二天床都下不来,头发都白了不少,脸上皱纹都出来了,甚 至勃起的鸡巴都没有以前长了。

   「!啊~怎么了?……快啊……快……别停啊……好爽……好舒服……继续 啊」林立神色迷离,已经不太清醒,只是疯狂的索求着,流氓老大看着这迷人的 姿态,内心的冷静有点动摇,吞了一口口水,犹豫着到底该不该进去。

   突然,背后传来了门口那个牛高马大小弟的呼喊声,惊喜了他「老大,学生 会长那婊子的人来了,说是找失踪的学生,这次人好多,估计拦不住了,老三在 门口拖延时间呢,赶紧走吧!」

   「TM的!这臭婊子三番五次的找借口检查,好几次都躲过去了,这次她妈 的来硬的,还真他妈的不是时候,你也去给我顶住,我要花点时间收拾那东西, 收拾完我们就从密道撤了」  说罢,把手从林立屁眼里抽了出来,带出一摊肠 液,把手一甩「小子,你就在这呆着,别乱说话,就说你是在迷路了,到这里来 问路的,不该说的别乱说,否则你知道的,里面两位是什么人。」因为密道的出 口是某教授家,不好带着不相干的人,只好把林立留在这。

   虽然流氓老大并没有凶恶的说话,而是笑眯眯的,但说出的话对于林立这种 没有力量没有血性,万事求稳的人再管用不过了,林立默默压下欲望,点了一下 头,静静的穿起了裤子。

   流氓老大见事情紧急,耽搁不得,于是开门就进去,管他是不是高潮部分。
   「哎!老板你搞毛啊,什么事啊?没见哥几个忙的很嘛?」

   「实在不好意思,打扰各位客人的兴致了,但是你们学校的学生会长发现你 们大早上就不见了,又查到你们到了这块,带人来搜查了,毕竟你们身份重要, 这里又偏僻,出了事影响不好」

   一句话就推到了学生会长和他们自己身上,还让人感觉是好意的提醒他们自 己的身份暴露不得,他们又无从求证事实,只能把被打扰的怨气自己吞下,赶忙 找着裤子。

   富二代还算有点良心,踹了一脚还在梅英身体里的张默「张默你还在发什么 春,没听到别人查人来了吗,被查到你小子就完蛋啦,还不快走啊!」

   结果这一脚差点没有把富二代吓尿,张默被踢的发出树枝断裂的声音,从中 间断裂开来,摔在地上成了两半。

   富二代眼睛都快瞪出来了,其他两个人也没有好到哪里去,一脚把人踹成两 截,这是要多大的力气!

   「不,不是我啊!我可没用劲啊!张默也没有那么不经踹啊!」好像说的他 用劲张默就算经踹也不行一样,其他两人傻傻的看着他。

   「这是怎么回事,完了,我杀人了吗?回去非被老爸给揍死了!」果然是富 二代,思考方式和平常人奏是不一样,在他看来没有钱解决不了的事,只是多少 的问题,张默是学校名人,体育新星,这种一般花很多钱才能解决,所以觉得要 被他爸揍了,丝毫没有考虑过张默怎么死的,刚才说他有良心的傻逼请别在意。
   还是道上混的流氓老大反应快,他眼睛一转,脸色露出挣扎的颜色,随即便 放开了,他们两个拍胸口说到「你们两位放心,在我地盘上出的事,我一定会尽 力解决的,请你们二位先行离开,带上同伴,我解决了事情就来」

   说完很有自信的迈步出去了,剩下两人发呆,只见他拖进来一个人,一个瘦 小的男人,没错,他想让林立当替罪羊,凭着这里两人的势力,只要最初搞定了, 让一个陌生人当替罪羊简直轻而易举,林立这里他也知道,有梅英在加上他性格 软弱,解决起来也非常简单。

   他也是苦苦挣扎才做出的决定,因为如果富二代被发现杀人了,就算到最后 摆平,他也一定会被其有钱有势的父亲牵连,这就不是一般的问题了……所以比 起触怒一位大人物,牺牲林立一个人当然好,留得青山在嘛,这是没有办法的事, 只是可惜了一个极品公猪。林立在他眼中已经是囊中之物了,丝毫没有决定的权 力,只是待宰的公猪。

   两人立马懂了,这些套路两人门清,有人当替罪羊了,两人当时就轻松了不 少,特别是富二代,他可是差点就要冒被揍的危险了(……)高兴的拍着流氓老 大的肩膀,夸赞到「嘿,老板,想不到你还准备的那么周到,真是不错,你服务 如此周到,回去我给你拿十万,再帮你找个新地方」

   「唉,谢谢谢谢,谢谢大少」心里却说着:你两位走就行了,别再捅娄子了。
   林立怒不可遏,当着他的面就把他卖出去了,这可是杀人大罪。

   他咬牙切齿的的爬了起来,怒视着流氓老大「不可能!一个也别想走,你们 居然杀了张默!」他准备就在这里,拖着他们,等学生会的人进来把几人举报了, 张默居然死了,他觉得如果再让梅英跟着他们,迟早会被玩死,必须就在这里解 决这件事情,不然就没有解决的机会了,虽然这样可能对梅英的名声不好。
   其实该知道的人早就知道了,梅英早也没有好名声了。

   流氓老大示意他俩别急,似笑非笑的看着林立,林立这时不知道哪里来的勇 气,和其对视着。

   良久,流氓带着轻蔑的表情说话了,仿佛在嘲笑他连这些东西都不明白「你 认为你说出去就能解决了?让我猜猜你准备怎么说,说他们强奸虐待女人?还是 说他们杀人?不好意思,这里有谁看见了呢?我们只看见你在这里,而这个断成 两截的是你好朋友吧,那个女的是你喜欢的女生吧,这些都是有办法求证的,你 想把我们桶出去但到时候只会变成一出狗血的三角恋,因为警察是要讲证据的, 我可有两个证人证明我回来就看到这么一出狗血剧,而他们只是来我这里做客, 其中还有一个证人的舅舅是警察局局长,告我们只会让你得到牢狱之灾,还让你 喜欢的女人身败名裂,你自己想想清楚吧」

   一席话说的林立像是掉到了无底深渊,没有动用权利威胁,只是静静的陈述 事实,让林立没有一点逞强的余地。

   「……大不了鱼死网破,你们干的事网上都有视频,这里的环境一下就会被 认出来,到时候你们至少会落一个强奸罪!」

   「不不不你太天真了」流氓老大一脸的不以为然,怜悯的表情仿佛在瞧不起 林立的智商「我们根本没有强奸什么,只要给警方说明,她是自己找男人来卖的, 我最多也就是个非法出租,会死的只有你们,网不会破的」林立没有办法了,因 为他说的就算漏洞百出,林立也知道是很有可能实现的,毕竟力量在哪里摆着, 有力量的人,放屁都是道理,林立快要绝望了。

   只听流氓还没有说完,他话风一转,向林立劝说「但是如果你主动抗下来, 警方看见这个人的死相如此奇怪,也许就会以证据不足为由,只判你精神有问题, 也许直接就没有事了,怎样?大少还可以给你一笔钱让你消除后顾之忧」接着, 流氓悄悄凑进林立的耳边「如果你还不安心,我可以向你保证,决定不让那两人 伤害到梅英的身体,这点我可以发誓,但是如果你不答应,后面二位的行为,就 不是我可以控制的了的」这成为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林立心中的堤坝, 这么简单的就被压垮了,他没有想到讨价还价,软弱的性格没有力量的身体,都 注定他会是被人主导的人。

   林立多么不想放弃啊,他第一次如此真心的想拥有力量,能把面前这群可恶 的人全部打倒的力量,能拯救爱人的力量,能让自己不再只能悔恨的力量!可是 他没有,别说打倒面前的三个人,就算是让他背起梅英逃跑,他都做不到,林立 这辈子第一次如此痛恨软弱的身体,痛恨自己软弱的心。

   他埋着头,沉默着,苦恼着,绝望着,最后全身力气都离他而去,艰难的妥 协了「你,一定要遵守你说过的话,不然我死也不会放过你」

   流氓大哥露出一副如我所料的表情,对于林立的威胁完全不在意,笑着说着 「说不定你还会感谢我,牢里面也许很适合你这种人啊!」

   「懦夫!」突然回响在地下室的女人声音,如晴天霹雳打在林立心头,只见 梅英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三人人身后,绳索已经断掉,全身裸体,身上没有 一丝刚才狼狈的痕迹,全身光滑结实,让人目眩神迷。

   「喔,我艹!」「WTF弄啥呢!」

   两人吓的屁滚尿流的坐在地上,没想到刚才还在玩弄的半死不活对象完好无 损站在他们面前,目光卓卓的盯着他们。

   「梅英你没事吧!」

   「婊子(烂货)你找死」

   「你在干什么,怎么下来的!?」

   几人发问各不相同,梅英也没有一一回答,只是看着林立,眼中有痛苦,有 鄙视,有种恨铁不成钢的味道。

   「你怎么可以答应那种要求!你不知道你如果被关起来了,会怎么被对待吗?
   拒绝你就是不想再让你和我扯上关系,看到刚才那样的场景你应该懂了吧! 为什么还做这种事?!「

   「……」林立惊讶于梅英是怎么脱身的,但现在不是沉默的时候,也许没有 多少时间了,决定还是要好好说清「你是我第一个喜欢的人,而且就算被你拒绝 我还是喜欢你,我想保护你!」

   梅英楞了一下,更加愤怒了,仿佛怪林立是个睁眼瞎,观风耳,什么都听不 懂一样,把身体一转,双手一下插入了屁眼,对着林立拉开了一个巨型的大口, 林立第一次近距离看见了女神的直肠,鲜红粉嫩的颜色与乌黑的肛门褶皱成为鲜 明的对比。

   「……我已经成这样了,已经不是一个小女生了,已经是人尽可夫的烂货了, 已经是离不开药了,已经是这样,回不去了,你不行的,你跟不上的,我已经堕 落了!」

   梅英把自己全部都展示在了林立面前,希望林立会退缩。因为她无法承受了, 林立纯净的目光打在她身上,像是刀割一样痛苦,她为了逃避这种目光狠狠的拒 绝了林立,现在又以这种方式来表明自己的态度。

   林立没有退缩,应该说反而想前进,对于扩张癖最吸引的东西就在眼前,林 立第一次看到实物,他慢慢的接近了梅英打开的肛门,看见梅英巨大结实的翘臀, 双手挽着肥大的括约肌,臃肿的阴唇吊在胯下,实实在在的说明了这个女人经历 的故事是多么污秽残酷。

   他尝试的把手塞进了梅英的肛门,这是他第一次真正了解到梅英,与其真正 的最深入接触「啊,好暖和,好滑啊!果然就算变了,梅英还是我的女神」这是 他内心的感受,什么替罪羊,什么流氓,都被丢到九霄云外。

   梅英震惊了,他发现林立不仅没有厌恶的表情,相反还有种陶醉,她长时间 残酷锻炼的平稳情绪也有了一丝不可逆的涟漪,表情一瞬恍惚,仿佛在创景未来, 但是瞬间回过神来,抽出了林立的手,然后看着林立。

   林立也看着她「我发现的太迟了,但是我还是想保护你!」如此坚定的说到。
   梅英看他这样,仿佛回到了他们刚刚相遇的时候,那时候梅英觉得确实是命 运,她本来想离开去呼救的,但是最后不自觉的就上去揍了流氓,这就是一切的 开端……

  梅英沉默了一下,忽然笑了,越笑越大声,最后笑出了滚滚泪水,平静下来 的她没有一丝迷茫。

   「确实是太迟了,如果你开学的时候就告白我,说不定我就答应了,可是现 在我发现了我的路,这条路你是接受不了的,也跟不上我的脚步,现在的我不想 让你保护,你也不可能保护的了我」

   一口气说了那么多,梅英喘了口气,表情从大笑后的感伤变成无比的轻视 「因为你太弱了,懦弱,純弱,软弱,简直就是个懦夫,不不不,说你是懦夫还 侮辱男人,你就是个伪娘,不男不女的人妖,是男人该拼命的时候你找女人当借 口,该面对自己的时候你拿常识当借口,比婊子都不如的伪善者,婊子受了欺负 知道打回来,你看看你被欺负成什么样了还对几个混蛋畏畏缩缩默不作声,简直 不是个男人!……如果你真的想保护我,就忘了我吧」

   林立呆住了,没有想带会听到比曾经恶毒百倍的话语,他感觉的到梅英的话 都是发自内心的,不是在借口躲避他,而是真正的找到了一条什么路,觉得林立 碍事,废物一个。

   林立真的傻眼了,原来这才是真相吗?自己傻逼到一厢情愿把自己当回事, 结果人家毛事没有?

   流氓老大被当做影子已经很不爽了,还被平常玩的肉便器一样的女人说成混 蛋,已经处在了爆发边缘,于是开口以自己一贯的不阴不阳语调介入到两人之间。
   「两个变态情侣说完了吗?公猪你现在和母猪告什么白都晚了哦难道不懂吗?
   还有你们知道现在处境吗?我他妈的只要动几下手指就能让你们完蛋!梅英 你不想那几百个G的露脸视频被发上网就自己去把自己吊起来,等下来收拾你, 伪娘你刚才不服是吧,老子我要打断你的…………「话没说完,只见一只大腿已 经飞到了流氓的脑袋上,林立完全没有看见过程,只觉得一道闪光划过。

   这一脚除了发出了骨碎的声音之外,林立觉得是那么的熟悉,熟悉的味道熟 悉的人,只是踢出这一脚的人的彻底的变了………

  流氓保持着我是流氓你瞅啥的表情飞了出去,撞飞了在他后边站着的两位, 三个人一起飞了出去,然后撞到墙壁发出咚的声音,停留了几秒后才滑落了下去, 接着便没了动静。

   林立吃惊的张大了嘴,不敢相信这是动画吗?女神居然有这么厉害?她不是 已经退出跆拳道社团半年了吗?

   仿佛对这一脚很满意,梅英自言自语的说着「这已经是世界级了吧!但是好 像不能参加比赛了,有点可惜」说着脸上还露出了寂寞的表情,一闪而逝。
   回过头来,看着林立,林立还在刚才一脚里精神恍惚,加上被语言打击的心 在流血的他痴痴的看着梅英,如傻子一样发呆,梅英看得心疼又好笑,但是这里 已经没有办法回去,说出来一切才是对林立的负责。

   「事情最开始的时候,就是因为我非常软弱,才让我失去了一切,那天我发 誓只要让我得到力量,我不管干什么都愿意,我不想再软弱了,所以,对不起, 我不能接受你,你的软弱会成为我的软弱,我不会再第二次沉沦在后悔里……哪 怕我曾经喜欢过你」

   林立知道这是她的真心,可惜的同时又非常感动,林立知道她已经释然了, 走出了自己的路,他们已经不可能回去了。

   林立想到这里,突然深有感触,这不是自己吗?软弱无力,被人控制随意欺 辱,如果不是梅英自己早就被强奸了,如果不是鲍勃自己至今还不敢面对自己, 如果不是学生会来临自己又会被威胁而走上什么样的道路,如果女神没有突然变 身,大发雌威自己也许就会进监狱了,但是如果下一次没有如果呢?好运不会一 直伴随自己的,林立如果下一次没有如果,会不会遇到像梅英一样甚至更惨的遭 遇呢?因为如果梅英那样是软弱,自己是什么?他死命的甩了一下头,把刚才的 想法甩了出去,为了逃避这个问题,对梅英问道,

   「那么什么算强呢,今天早上的那位算强吗?」

   「唔,女人私事是只给最重要的人分享的,这都不懂所以说你活该单身啊!
   ……要说实话的话,他的手比较适合我。强当然比你强啊,可是还不够做我 的终点,我已经走上了我自己的道路,我不会再去学校了,我会在更广阔的天地 里驰骋「

   梅英眼睛看着林立,但是里面映射出的是她对未来的信心。

   「……真是完全放开了啊,你一定是酒品很差的那种人吧」

   「彼此彼此啦,你是那种嘴上很硬,身体却很老实的那种人吧」

   梅英哈哈一笑,很是轻松。

   看着她是轻松,但林立知道,她真的是经过无数的痛苦才得到现在的轻松的, 软弱的人心被煎熬到坚硬,不是靠说就得来的,身体和心的无比痛苦,才是煎熬 需要的火种,林立知道,自己缺少的就是那火。

   但是现实是,那是那没有人想触碰的火,炙烤心灵,带来无法逃避的痛苦…
  …林立当然也不想去触碰。所以,自己可以做到的是,在无可避免要触碰的 时候,以最强的姿态来迎接,这就是林立觉得自己要做的。林立直觉,如果现在 开始改变,也许有一天能与梅英再次相遇。

   「我确实非常软弱,软弱到难看,还很天真,的确本性难移。但是如果我有 一天,找到了自己路,我一定会来找你,跟你相遇,以朋友关系得到你,我相信, 我有这个预感,这是命运」

   梅英看着林立,想从他身上看出意气用事的表情,结果只看到了认真,于是 只好笑了笑,「如果命运是这样,你就来吧,再让我喜欢上你,但说不定那时候 我已经有很多男人了」

   「能不能别这样啊~」  梅英从林立身上看出来走出真正一步的决心,也 许真的会再次相遇也说不一定,抱着这种想法的梅英觉得不该有,在这和他一起, 自己会变的软弱,自己不想再被人威胁,经历那种事了!于是逃跑了。

   「哈哈,拜拜啦,我等着你的命运」

   说着,梅英便逃也似的离开了,仿佛在逃离什么可怕的东西。

   「有这么夸张吗?」

   林立回神过来苦笑,苦笑立马转为傻笑「完了,我不知道密道在哪啊?梅英 等等我!」

   结果林立还是没有找到密道,只能一直等待着学生会成员到来。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1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