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赖上岳母娘】(05)【作者:吴花残照】
【赖上岳母娘】(05)【作者:吴花残照】
字数:1107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五章

  看到岳母到卫生间去清洗,许善民心里怦然一动。只见他把正要擦拭自己阴茎的纸巾扔到床上,悄无声息地跟在岳母的身后,妄图跟岳母来一次鸳鸯共浴,结果看见岳母进去后,把门关了,他试试门上的手把,里面居然打上了小锁。许善民无可奈何地回到卧室,把阴茎擦拭干净,又把床单上的精液仔细地用纸巾擦掉,然后躺在床上。

  这时他的思绪转移到了妻子身上,妻子去哪了?

  妻子说去酒店开房,会不会是妻子跟奸夫在一起?不然妻子为何对自己和岳母的事情这么热心,让他总认为是妻子的一个阴谋。

  如果妻子是跟奸夫在一起,他们现在在干什么呢?是在一起做爱,还是像自己现在这样,做爱结束躺在床上休息,等待第二次的开始?

  这样想着,心里就难受起来,那些想象就活生生的动了起来:一个看不见面孔的男人在妻子的身上,丑陋的臀部不停地挺动。但奇怪的是,他没有以前那么愤怒了,也许潜意识里,他把妻子和市委领导、他和岳母这种混乱的关系,当做了一次混乱的交换?

  这样胡想着,岳母光着身子进来。许善民的目光不由地被吸引到岳母的身上。岳母姣好的身上似乎还在散发着水汽,一身的肌肤白中透着红润,那发梢微微烫卷的短发下面,是一副泛着迷人潮红的恬静的面庞,丰满的乳房如安静的白兔卧在乳沟的两侧,直让人忍不住想去拨弄把它弄醒。她的阴毛似乎比妻子的少些,但显得整洁毫不杂乱,因为腰部并不臃肿,使得她那肥大的臀部呈现出圆滑的曲线。而那饱满紧致的大腿之间,支撑放置着一个隐蔽的蜜洞,那个蜜洞自己的阴茎刚刚进去过,探险过,那探险的滋味,刺激,温馨,销魂!看着岳母的裸体,许善民那软下来的阴茎又迅速地膨胀起来。

  冯毓婷观察到了女婿的变化,嘴角上微微掠过一丝笑意。经过了第一次跟女婿最羞耻的交媾,冯毓婷现在已没有那么羞涩了,她大方地看了一眼许善民膨胀起来的阴茎,这是她第一次看到女婿硬起的鸡巴,直径居然有鸡蛋那么大,长度在五至六寸之间。尽管在看到女婿软的样子就估计到硬起时的大小,但真切地看到时,她还是吃惊了一下。刚刚就是这么大一个家伙撑开自己的阴道钻进自己的身体吗?刚刚令自己欲死欲仙的就是这么一根大家伙吗?她知道自己内心还是很想再要它一次,但是她先申明过只能给女婿一次,她不能让女婿知道自己还贪恋他的阴茎。所以走到床前,开始穿戴自己的乳罩。

  许善民起身跪在床上,一把抱住了自己的岳母,把耳贴在岳母还未及被乳罩遮住的乳房上。

  「妈,你要走吗?」

  「我答应只给你一次,你已经得到了。」母亲停止了穿衣的动作,让女婿如此地贴在自己的乳房。

  「一次怎么够?我们都没放开,你还没有尝到快乐的滋味。」

  「我已经得到了一次高潮,很快乐了。」

  「我还能让你更快乐。妈,小璐不是出去开房了吗?她是为了让我们呆上一个晚上……」

  是的,许善民说得没错,女儿就是为了出让丈夫一个晚上,才跑出去的。冯毓婷决定不走了,做一次跟做十次又有什么区别?尤其是跟女婿做爱是那么美妙!
  「那好吧,你不会一个晚上都做爱吧?」冯毓婷扔掉了手上的乳罩,捧住女婿贴在胸上的脑袋。说出做爱这两个字,她的脸一下红了。

  「我想,我们至少可以做五次,我保证你今天是一个全世界最快乐的女人。」
  「善民,我们别规定次数好吗?顺其自然,如果你想要,我就给你。但是我们也要休息好,明天都得上班。」冯毓婷爱怜地看着赤裸跪在床上的女婿。
  「我听妈的。」女婿说。

  冯毓婷放开了女婿,扯了扯床单。「你去拿一床干净床单来。」

  两人赤裸着身体把床单换了,整个过程,许善民都盯着岳母的玉体,而岳母时不时飞来一瞥似嗔似羞的媚眼,这让许善民心痒难忍,鸡巴变得更粗壮了,向上直接竖了起来。

  冯毓婷也看到女婿的这般雄壮,心里又惊又喜。到底还是年轻人,阴茎勃起来这么雄壮有力。想到它又想钻进自己的阴道,阴道里不禁又流了出来。

  铺好了床单,冯毓婷在女婿的注视下躺倒床上,在女婿那灼热的目光下,她不知所措,只得把手遮住乳房和阴部,多少装出一些羞赧。

  许善民的手在岳母的身上抚摸起来,从没有遮掩的腹部往上,撑开了岳母的手,顺利地摸到乳房,又往下,顺利的摸到了阴毛。冯毓婷的手被撑开之后,便移放在身体的两侧,此刻白润娇躯横陈,像一尊玉雕的人体。许善民不停地上下抚摸,由衷的赞叹着:「妈的身子真的太美了,即匀称又丰满。」

  冯毓婷的身体被女婿评价,自己感到很难为情,只得用「别说话」来制止女婿说出那些自己难以回应的话来。而在女婿听来,好似在说「要摸就摸,别没话找话」,女婿便把岳母的身体细细地摸了个遍。摸到细滑而凉爽的大腿时,被岳母紧夹的大腿阻止摸向更敏感的地方。许善民低下头去叼住岳母的奶子,舔吸了一会,经过脖子吻向岳母的嘴唇,岳母偏过头去逃避,正好把耳朵献到女婿的嘴边。许善民轻轻含住了岳母的耳垂,用舌头在耳廓上轻微一舔,岳母嗯了一声,两腿便失去了警惕,许善民趁机把手插入了两腿之间。两腿失守后,岳母便不再坚持,反而把腿微微张开,方便女婿的探索。这时岳母的阴道口已经像泥淖一样,又湿又滑柔想要把许善民的手指吸进去一样。

  许善民一边骚扰着岳母的阴蒂,一边将吻向下迁移,吻过乳房、肚脐、阴毛,最后跨身呈69式上了岳母的肉身。他调整好姿势,把阴茎戳向岳母的嘴唇。岳母猛地将嘴撇过,用手挡住女婿生猛的阴茎。女婿的蛋蛋就悬挂在她的嘴上,她这才看清女婿的阴囊布满了皱褶,从阴囊上能够看出女婿的睾丸像乒乓球一般大小,这也大过了她见过的其他男人。她思忖着莫非阴茎大的男人,睾丸也大?女婿那装着精液的阴囊掠过她的嘴尖,她真想一口叼住其中的一枚,女婿的阴茎和蛋蛋有尺寸也有份量,都让她觉得十分可爱,她很想用嘴去亲吻它们,但是这样是否太淫荡太主动了?她不想在女婿身上表现出淫荡和主动,她最终克制了自己的行为。

  然而女婿已经翻开了她的阴唇,正在窥视她那肥美的丘地和涓涓的小溪。这美丽的风景令许善民心生赞叹:太美了!岳母的大阴唇因为肥厚,而在阴阜上隆起一团。用手按上去,结实而富有弹性。岳母的小阴唇却很薄小,如果不翻开大阴唇,基本被大阴唇隐蔽掉了,看上去就像是在一个馒头上切了一条缝。阴蒂上面覆盖着一些稀疏的阴毛,阴蒂下面是湿润的粉红色的器官内膜,阴道口已是流出一些晶亮的细流,流向了紧闭的菊花。菊花的两边,是岳母雪白而丰胰柔软的屁股。

  在许善民看来,岳母的性器是如此的完美,仿佛就是一件精雕细刻的艺术品。他禁不住赞美了一句:「妈,你的逼也这么漂亮!」

  被女婿如此下流地评价性器官,冯毓婷羞得要上天入地,如果被自己的老公或男人如此评价还好,可他偏偏是自己不伦的女婿。

  冯毓婷正不知要如何回应,就感觉到一条温湿的舌头唰的刷过了自己的阴沟。哦……这一声呻吟正好回应了女婿对自己的轻佻。

  女婿对自己的阴户有力地舔了起来。她很喜欢男人舔自己的生殖器官,但被男人舔的不是很多。跟自己的老公在一起有三四年吧,老公似乎也是舔过一次,那舒服的滋味令她蚀骨入髓。后来老公嫌阴户里有不好的味道不再喜欢舔她。女儿考上大学之后,她遇见过几个男人,都没有被他们舔过,因为她跟他们有过一次之后,就拒绝了他们,不愿再继续发展。这些男人见过一面之后她都不满意,但她久旱的心田又需要男人的滋润,所以跟这些仅有一面之缘的男人,在他们动手动脚的时候,她也就半推半就地顺水推舟,在野外不会被人发现的地方被男人褪去裤子,被摸过,被进入过,就是没有被舔过。后来她遇见了周祥林,这是她唯一一个愿意继续发展的男人,可这个男人在性爱方面又好像是白痴,很多花样都需要自己去教他。她决定无论如何要教会他学会舔逼,她太喜欢被舔了。
  现在舔她的这个男人是她的女婿,那种久违的被舔的感觉又回来了,女婿似乎比自己的老公还要会舔,他的力道、他舔的位置都恰到好处,舌头掠过之处,都会留下一道痒酥酥抹痕,并像过电似的扩散到阴道内壁,产生麻酥酥的舒适感和期待感。但女婿也可能只能舔她这一次,因为过了今晚,她就不会再跟女婿有如此亲密的接触。

  冯毓婷闭着眼睛享受着女婿制造的阵阵快感,阴道里流出了许多的水汁。在她渴求着被插入的时候,女婿适时地插入了一根手指,继而又插入了一根。这两根手指代替阴茎在阴道里快速地进出,冯毓婷这才感觉,阴道里有一个地方特别敏感,女婿每次插入和抽出都会碰触到那个地方,令人兴奋得一身发颤。她彻底迷失了自己,手里不由地紧紧握住了女婿的阴茎。

  女婿一边舔,一边插,这两面夹击形成的快感一波波的积累起来,终于触发了身体的反应,冯毓婷居然像男人射精般地射了,许善民感觉到岳母的里面热流激发,便抽出手来,岳母从阴道里向外射了五、六次才停下来,淫水射出一米多远。冯毓婷从未这般地射过水,她为身体发生这样的反应惊呆了!

  看见岳母一脸潮红惊呆的样子,许善民笑着给岳母解释说,这是吹潮,女人达到高潮时也会像男人一样射出,不过不是精液。妈,到高潮了吧?

  冯毓婷羞赧地点了点头。高潮过后,她一身都放松了,软绵绵地瘫倒在床上。许善民抬起她的两腿,把龟头抵近岳母的阴道,说:「妈,我们继续。」

  冯毓婷因为吹潮,阴道里稀泥一样滑润,女婿很轻易地把阴茎一送到底。但女婿的东西毕竟太大了,插进去阴道胀得不得了,同时又舒服得一塌糊涂。
  许善民不间断的抽插,令岳母轻声娇喘,一身嫣红从雪白的肌肤中泛出,更是性感可爱。此时岳母的大腿已经完全打开并向身前弯曲,向女婿袒露着两腿中间淫糜的交合。许善民能够清楚地看到,自己粗大的阴茎是如何在岳母泥淖似的阴道里进进出出的,阴茎像刚刚被水洗过,被日光灯照得发亮,它时而没入岳母的逼里,时而抽出仅留住龟头。这场景对许善民来说,实在是非常的刺激。
  冯毓婷发现了许善民一边跟她做爱,一边盯着两人交媾的地方。她觉得羞死了,尤其是自己那地方被女婿的阴茎插着,比刚才被女婿扒开来看更为羞耻。但她没有办法阻止女婿淫秽的目光,只能任由女婿看光自己最难为情的地方。
  「妈,如果舒服就叫出来,别忍着,叫出来才能更舒服。」许善民见岳母忍着难受,便提醒岳母。

  岳母喘息着说:「妈不能……嗷……嗯……」

  见岳母心有顾忌,许善民匍下身来,一边耸动了臀部,一边在岳母的耳边说:「妈,今天我是你的,我的大鸡巴也是你的,你想怎么享受都没人笑你。小璐对我说过,要我今晚让你成为最快乐的女人。你想成为最快乐的女人吗?」

  「那妈就……不管了,你不准……笑我……嗷,嗷……」冯毓婷终于放下了一切顾忌,大声地呻吟起来。

  「妈,舒服吗?」

  「舒服……嗷……妈又要来了,善民再……快点……」

  许善民于是加快了速度,冯毓婷忽然一挺,身体抖了好几下,每抖一下,都有暖暖的水汁浇注在许善民的阴茎上,许善民知道岳母又一次高潮了,便插住不动,等岳母的高潮渐渐消退。

  岳母起伏的胸脯渐渐平息,许善民趴在岳母的身上问道:「妈,高潮了?」
  岳母睁开血红的眼睛,看着女婿羞涩地点了点头。「你还没射吗?」「还没有,我还能再给你一次高潮。」「我行了,你想射就射吧。」

  「行。」许善民支起身子,把岳母放在身子两边的腿扭动了一下,岳母居然无意识地让女婿插着,变换了姿势。冯毓婷趴在床上,肉臀翘起,变成了女婿从后面进入的狗爬式。冯毓婷这才察觉这姿势是如何的不雅。

  「哎呀!」

  「妈,怎么了?」

  「这样子……太羞人了!」

  「妈,放开点,没什么羞人的,妈的大屁股最诱惑人了。」

  「你说什么呀……嗷……」不等岳母说完,许善民在阴道里猛地一刺,冯毓婷又快乐都叫了起来。

  许善民玩赏着岳母雪白而肥大的肉臀。他不停地揉捏着那鸭梨形状的肥肉,掰开两股还能看见岳母那紧闭的褐色的菊花。听着岳母已无顾忌的呻吟,许善民知道岳母已被征服在自己的胯下,不由自得的笑了。

  这样的姿势让冯毓婷更觉得刺激,女婿的每一下撞击都直达子宫,这时候她才意识到她太爱女婿的鸡巴了,她想看看能不能看见女婿的阴茎,但她只能看见两颗硕大的睾丸在不停地碰击自己的阴毛。她很想去抚摸女婿的蛋蛋,但是她不敢去抚摸,不敢表现出对女婿器官的爱慕。

  就这样又紧锣密鼓地插了十多分钟,岳母的声浪一浪高过一浪,许善民感觉岳母的阴道又把他夹得紧紧的,知道岳母又要到了,便加快了冲刺。

  「妈,我要射了……」

  「射吧……」

  许善民把阴茎深深插入岳母的阴道,向着岳母的子宫又一次喷射,冯毓婷也在女婿喷射的同时,高潮再起。

  除了粗重的喘息,房间里听不到任何声音。

  休息了好一会,许善民抽离了自己的阴茎。他拿起抽纸飞快地堵上岳母的阴道,把自己擦拭干净后,又把岳母擦拭。岳母的阴道口还呈现出O 形的洞口。
  然后许善民把岳母抱在怀里,岳母扭捏了一下,就随了女婿。

  「妈,你的女婿还行吧?」

  冯毓婷翻了翻媚眼,羞涩地点点头。

  许善民厚着脸皮又说:「女婿这么卖劲,你不鼓励一下吗?」

  岳母用手抚摸了一下女婿的脸颊,说:「我女婿,很厉害。高兴了吧?」
  许善民在岳母的屁股上拍了一下说:「丈母娘夸女婿,我当然高兴了。妈,你今天是不是个最快乐的女人?」

  「算是吧,我从来没有这么舒服过,还到了好几次高潮。」

  「那我以后还能跟妈做爱的吗?」

  冯毓婷看了女婿一会,摇摇头说:「不行,你有家庭,我也会有自己的家,我们得过自己的生活。如果不是为了帮小璐,我是不会答应你的。善民,答应我,过了今晚,就把今晚忘掉吧,不然我都不知道怎么面对你。」

  「我听妈的,你不需要担心不好面对什么的。」

  「这就好。」过了一会,冯毓婷又问:「你怎么会喜欢妈呢?」

  「妈,你不仅漂亮端庄,还很高雅,在我心里你就是一尊女神,从见你的第一面,我就一直仰望着你。」

  冯毓婷满意地笑了笑:「可我老了,尤其是今天之后,你心里的女神是不是瞬间倒塌了?」

  「不会呀,虽然我今天得到了你的身子,在我眼里,你永远是我心里圣洁的女神。」

  冯毓婷听了不免有些感动,她翻身趴在女婿的身上,「妈想给你一个奖励,你要不要?」

  「什么奖励?」

  冯毓婷附下嘴去,吻在女婿的嘴上,许善民没想到岳母居然舌吻他,便张开嘴伸出舌头,跟岳母贪婪地吻在一起。吻了一会,岳母问他:「这个奖励还满意吗?」

  「我还要。」许善民一个翻身把岳母压在身下,两人激情地又舌吻起来。两人在床上滚来滚去,嘴却一直没有分离。渐渐地,冯毓婷感觉女婿的阴茎又要硬起,忙终止接吻,说道:「行了,你又要硬了。」

  许善民耍着赖皮说:「硬了就再来一次。」

  「不来了,你明天还要上班,先休息吧。如果你还想要,我们睡一觉再给你。」
  两人抱着休息着,不一会,许善民倒是先睡着了,冯毓婷下床去洗了一下,回来时趁女婿睡着,仔细地观察了一会女婿的阴茎。女婿的阴茎是软的,仍然粗大,她觉得她是喜欢上了这根阴茎。她甚至想去亲吻一下,但是嗅到阴茎上面腥、酸、骚的味道,最后还是放弃了。

  许善民醒来的时候,床上已经不见了岳母。一看时间,早晨7 点钟了。许善民不由后悔起来,这一觉怎么就睡到早晨了,原想半夜里起来和岳母还要操一次的。

  岳母给善民留了一张纸条:我回去了,你也记得去上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1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