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开心鬼日记】(1-2)作者:开心鬼
【开心鬼日记】(1-2)作者:开心鬼
               开心鬼日记


字数:8980字
发表于:春满四合院

***********************************  在潜水一段时间之后,受到chickenwing的《今天拿到了100分,忍不住要分享一下》一文的启发,决心努力奋发向上追求积分。此篇是小弟的处女作,故事是在当年小弟刚上大学时的韵事,写作技巧拙劣,还请各位院友海涵,不吝指教。
***********************************
            (一)大学生淫乱了没

  曼曼是我高中时就认识的朋友,当时并不特别熟,只觉得她是个满可爱的女生,没想到后来居然上了北部的同一所大学,虽然不同科系,但是我们租的房子正巧都在学校附近,人生地不熟的,我三天两头往她那跑,后来就渐渐地变成了要好的朋友。

  那时候,我房里没电视,一个人住外面又没什么新朋友,我这人怕寂寞,所以几乎是只要曼曼在家,我也会在她家里. 她住的雅房里是没有冷气的,而且也不通风,所以即使已经秋天了,在室内还是会感到闷热。而随着我们越来越熟,曼曼在房间里的穿着也越来越清凉,常常都是穿着小短裤跟一件小背心而已,虽然里面都有穿内衣,但不时露出的乳沟也够我受的了。

  曼曼的胸部其实并不大,大概B罩杯左右,但是很圆润又饱满;160左右的身高,身材相当匀称,最要命的是她的翘臀,又圆又翘的,谁受的了!

  有一天晚上,曼曼打给我说她们家浴室热水器坏了,要过来我家洗澡。
  「房东真的超贱的!热水器坏了居然叫我们自己出钱修,有没有搞错……」
  曼曼一进门就不停地抱怨着她的房东。

  我突然靠她很近在她脖子上嗅了嗅,她吓了一跳把我推开:「李恺新,你干嘛?」

  「我想说我房间里面有一股味道,我要确认一下是不是你传出来的。」
  「结果……」我捏着鼻子。

  「你很贱耶!我都这么可怜了,你还要酸我……」说完,我房间里的枕头就全部往我身上飞来了。

  「快去洗啦!我刚下载完一部片,等下可以一起看。」

  我的房间是套房,所以卫浴设备就在我房里,但我可是并没有趁机偷看她洗澡喔!当时我还是个纯情的小男孩,哈哈!曼曼洗完澡出来之后,穿着跟在她家里一样,棉质运动小短裤跟小背心,一开始我也没注意,想说就跟平常一样,但是当她吹头发时我才发现,原来她没穿内衣!!

  看到小背心上微微凸起的两个小点,我突然感到体内血液一阵急速窜流,小鬼鬼它不争气地硬了!还好我坐着,不然就糗大了。

  「我好了!来看片吧!」她吹完头发坐到我的床上来。

  我房间里是和式木地板,电脑不放在书桌上,而是放在靠近床边的小桌上,因为这样方便我一醒来就可以用电脑。于是我们就坐在床上,对着小小的电脑萤幕看起电影来了。

  看着看着,由于没有靠背的关系,曼曼累了,于是就很自然地靠到我的肩膀上来。没想到她这一靠过来,害我对整部片的后半段在演什么都失去记忆了,由于角度的关系,她三分之二的胸部都跑出来跟我说哈啰了!往下一点点,就是她坚挺饱满的小点点隔着小背心跟我说:「嗨!你好!」再往下看,就是她一双白嫩修长的美腿在问候我的小祖宗!

  这无疑是十九年来老天爷对我最大的磨炼!这时候我心里出现了两个声音:「扑倒她!狠狠地干死她!」

  「她是你的好朋友!不可以这样!」

  「好朋友也可以变好炮友啊!」

  「要也是先当男女朋友,当炮友这太下流了!」

  正当我内心的天使与恶魔展开激烈的攻防时,我被甜美的声音唤回了现实:「李恺新!你是看傻了喔?播完了啊!」

  「好累喔!我先睡啰,晚安!」没说完她已经帮自己盖好被子躺在床上了。
  「欸!你睡床上,那我睡哪里?」

  「当然睡地上啊!」

  由于我当时是个纯情男孩,所以就乖乖的睡地上了。但是过了一会儿,生硬的地板真的令我觉得很不舒服:「曼曼你睡着了吗?」

  「干嘛啊?」她似乎快睡着了却又被我吵醒。

  「睡地板很不舒服耶,背很痛……」

  「好啦!好啦!」

  「耶!你人好好喔!」我迅速地挤进了我的小床跟小被子里. 「还可以啦!不过你真的想要报答我的话,明天我中午有空。」

  「你太扯了吧!我家借你洗澡还收留你过夜,应该是你请我吧?」

  我话一说完,她就转过身去背对着我:「你好过份喔!可以跟美女同床共枕根本就是你赚到了,你不但不知感恩,还这样说我!」

  「欸,你生气了喔?」我转过身去摇她的身体。

  这个时候我们的姿势是我们俩都侧睡,我面对着她,她背对我,由于床很小的关系,因此她的又圆又翘的屁股几乎是紧贴着我的小鬼鬼。突然小鬼鬼传回了一份温软柔嫩的有弹性的美好触感,于是乎我再一次的感到血液不争气的流窜,小鬼鬼它变成了大恶魔了!

  她似乎也感觉到我正顶着她,没想到她居然没有避开,反而是似有若无地不经意变动姿势,随着她每一个轻微的动作,她的俏臀与小鬼鬼之间的互动也传来了其妙的感觉,终于我完全性地被心里恶魔攻陷了。

  「你睡着了吗?」

  「嗯。」她的声音很柔很细微。

  「我可以抱你吗?」

  「……」她没有说话。

  我开始感到后悔与尴尬,我想说我会错意了,糗大了!

  「对不……」我话还没说完,她突然一个翻身抱住我,躺在我的怀里. 「早知道你图谋不轨就不来你家洗澡了!」她语带羞却的说。

  这时候我心里出现了一阵罐头音效的欢呼声:「Bingo!」这时候熟门熟路的都应该知道要先把嘴嘟过去,然后手就可以开始动了。没想到她居然把脸别过去:「嗯!只能抱而已喔!」

  纯情少男总是比较容易满足的,嚐到了这点甜头,就已经很开心了!所以就真的很安份的只是抱抱而已!不过她柔软饱满的胸部就靠在我的身体上,再加上女生洗完澡之后身上都会有一股香香的味道,那一夜,我根本没睡好!

     ***    ***    ***    ***

  自从那一晚之后,我们就常常会一起睡,有时在她家、有时在我家,虽然都真的只有抱抱而已,什么也没发生,但是她在家里的穿着几乎是完全对我没有防备了,胸前的小荳荳天天都隔着薄薄的小背心跟我打招呼,这样的情况直到有一天……

  有一天晚上,我接到她同学打给我的电话(她的同学都知道我们是同乡并且很要好的朋友):「李恺新,你可以来载曼曼吗?我们去夜唱,我们班的男生一直灌她酒!」

  「在哪里?我马上到!」

  问到位置之后,我马上就骑了车飞奔过去!一到好乐迪的门口,就看到他们班的几个男生正缠着曼曼。

  「曼曼,还这么早,再喝一下啦!」

  「对啊!我们会送你回家,不用担心啦!」

  几个男的一边拉她、一边起哄的要她回包厢继续喝,这时候她忽然看到我的出现,就像是电影里英雄救美的主角出场一样。

  我大步的走过去,一把拉住曼曼的手,转身对着他们几个男生说:「嗨!她今天身体不太舒服啦!我载她回家,下次我带一些我们班的女生来再跟你们一起喝!」

  这几个男的跟我多多少少也算认识,再加上伸手不打笑脸人,而且我还要介绍我们班的女生给他们认识,所以他们也就不为难我了。

  「喔!这可是你说的喔!好啦,骑慢点,我们继续喝去了!」

  说完又是一阵打哈哈完,我就赶快带曼曼走了。

  到家之后,曼曼翻了很久发现她的钥匙不见了,这么晚,室友也都睡了,所以只好到我家去睡。

  一进房间,她就躺到床上睡着了,身为新时代的好男儿,当然义不容辞地要帮她整理一番。我先是拿热毛巾帮她擦擦脸,她今天穿的是一身复古小洋装内搭裤袜,我见裤袜这么紧,她睡觉应该不舒服,于是就想说要帮她脱掉。

  「之前有几次她在我家洗完澡也是下面只有穿内裤走出来,而且她平时穿的小短裤也都只比内裤大一点点而已。」

  说服完我自己帮她裤袜这件事并不低级之后,我就动手把她洋装掀到腰际准备要帮她脱了,没想到裤袜才脱到一半,我又感觉到我体内的血液正在不争气地流窜了,小鬼鬼又变成大恶魔了,因为她今天穿的是丁字裤!

  强忍着下半身的不适,终于帮她脱完了袜子、盖好被子,我也匆匆地整理一下准备睡觉了,正当我心想今天晚上又要硬一整夜睡不好的时候……

  「李恺新,我还以为你会为了我打架勒!没想到这么没用……」不知道她是还没睡,还是睡了又醒。

  「欸欸欸,这话不是这样说的吧!他们人多势众,我怎么打得赢啊?这叫智取好不好,现代人不逞凶斗狠,是靠脑筋的!」

  「总之你就是没种啦!」

  说真的,我有点生气,我折腾了一个晚上去救她回来,非但没有感谢,还被嫌弃:「你是喝醉了喔?我哪里没种……」

  「我都给你这么多次机会了,你不是没种是什么?」说完她就害羞地把脸埋在被子里. 突然间我才发现,我错过了很多机会。然而就当我还在呆住的时候,小鬼鬼已经早一步有所行动了,于是事不宜迟、不落人后,我立马翻开了被子,吻上她的唇……

  在一阵狂吻之后,我轻轻地吻遍了她的耳珠子、脖子、锁骨,接着往下扯开了洋装的扣子。这是我第一次零距离地跟小荳荳打招呼,我捏着她柔嫩的胸部,一边吸吮着小荳荳,一手往她下面拨弄……

  「嗯……嗯……」她轻轻的呻吟着。

  我渐渐地加快了手指抽插的速度,「啊……啊……」她呼吸得越来越急促,呻吟越来越大声,似乎快忍不住了。

  突然她用力抱着我,在我耳边轻轻的说:「我想要……新,我想要你……」
  我掰开她的双腿,将直挺挺的肉棒一口气顶了进去!

  「啊……」

  「弄痛你了吗?」

  「嗯……很舒服……嗯嗯……」

  随着她越叫越浪,我也加快速度挺进,不停地抽插。

  「嗯嗯……嗯……快到了!快……嗯啊……」

  突然我感到小穴里一阵收缩,把我夹得好紧好紧,她也用力地抱紧我,指尖陷入我背部的肌肉上,留下深深的印痕。

  「你到了吗?这么快?」

  「嗯嗯……啊……快……我要到了……啊……啊……啊啊……不行了……不行了……喔呜……我高潮了!啊……」她紧紧地抱着我,她的小穴也紧紧地吸住了我粗硬的肉棒。

  我停了下来,但肉棒仍然硬挺挺的在她的身体里. 「你还没出来啊?」
  「嗯,转过去吧,我想从后面!」

  她转过身去趴在床上,屁股翘得高高的,在刚刚一阵高潮过后,她下面已经相当湿润了,我从后面一把将龟头直直的插了进去!

  「啊……顶到了……啊……」

  「啪!啪!啪……」

  从后面的感觉真是比刚刚更紧了,随着我的抽插,丰润而具弹性的翘臀发出了「啪啪」声,而她也会时不时地将她的翘臀往后顶,顶得我有点招架不住了,我一边抓着她柔嫩饱满的奶子,加快速度全力冲刺……

  「啊啊啊……啊……嗯啊……啊……快了……快到了……」

  「喔呜……我也快不行了……」

  「啊……要到了……啊啊……到了……啊……」

  「啊……我要射了……我要射了……」

  「啊啊……嗯啊……你好棒喔……」

  这一夜,我睡得很好,两个赤裸的躯体瘫软在床上,相拥入眠了。

     ***    ***    ***    ***

  隔天早上醒来,又来了一次。

  我躺在床上,正当她抓着我的肉棒要坐下去的时候:「我们这样的关系算什么?」

  「……」

  你也知道,小头充血的时候,大头是没有办法思考的。说真的,我也不是不喜欢曼曼,只是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当时我居然真的说不出话来。

  她见我迟疑了一下,便露出了一丝淫媚的笑容:「我们是超级好朋友!」说完就一屁股坐了下去。

  「啊……啊……」

  「啊……喔……啊……好涨……啊啊……」


              (二)巨乳室友

  曼曼后来跟她们班的同学姿婷一起租了一个两房一厅的小公寓,姿婷长得还算漂亮,只是有点肉肉的,尤其胸前一对豪乳,完全性的大大加了不少分数。她有个男友正在当兵,是海军陆战队的,看起来又黑又壮,我们都叫他黑哥,每逢放假的时候就会过来这边跟她一起过夜,当然,我也常常来找曼曼,偶尔也会在这过夜。

  这一天我和曼曼去看了电影,一起回她家,结果一进门就听到「嗯嗯啊啊」的声音。

  「好啊!这小骚货,原来她这么会叫啊!我才纳闷想说怎么都没听过她跟黑哥那个那个……」

  曼曼一边说的同时,我已经从后面抱住她,一边搓揉她的奶子了。她今天穿的是一件低领的棉T搭配复古蓬蓬裙,裙短恰到好处把屁股显得非常翘。

  「你干嘛啊?回房间啦……不要在这边……李恺新!嗯……」曼曼一边把我的手拨开,但却顾不了我火热的小鬼鬼正抵着她性感的翘臀。

  「吼唷……回房间啦!等下被看到怎么办?嗯……」

  「他们自己正开心才不会出来勒!而且是你先挑逗我的耶!」

  「我哪有啊?」曼曼又露出他那又贼又淫荡的笑容了

  「刚刚看电影的时候,是谁一直摸我鸡鸡的啊?」

  「吼!刚刚有人摸你鸡鸡?挖喔,你好赚喔!可能是你隔壁那个妈妈吧!」
  「妈你个头啦,你死定了!」我不管曼曼的挣脱,直接扒下她的内裤一摸,没想到这小荡妇早就湿得不像话了。

  「挖喔……好矜持喔!还说你不想要……」

  「嗯……」

  我裤子也没脱,直接从拉炼把我的大肉棒掏出来,让曼曼扶着墙就直接从后面插进去了。

  「喔呜……喔……嗯嗯……啊……啊啊……嗯嗯……啊……喔喔……」此时整个屋子里瀰漫着浪叫的声音,不过都是姿婷的,曼曼怕被发现,所以都很小声的低吟着。

  「啊啊啊啊……我要到了……北鼻……大力……快……快干我……快……射进来……啊啊……」姿婷越叫越大声了,什么浪语都来了,我还真是大开眼界,瞬间好像肉棒又更硬了一样。

  「新……快点……嗯嗯……他们很像快完了……」

  当然,听到我心目中的超级肉弹叫成这样,我也差点就把持不住了。

  「出不来啊……你学姿婷叫啊……」

  「啊……快……干……我……嗯嗯……」

  我一听到立刻快马加鞭,用尽全力地狂插,一边抓着她的胸部,直接从领口伸进去把内衣扯开来,捏着她的奶头。

  「啊啊啊……到了……啊……北鼻……好多……好多……啊啊……嗯……」
  曼曼别过头来,咬着嘴唇,媚眼如丝的看着我。终于我也失守了,没想到姿婷跟曼曼居然同时高潮,我跟黑哥也几乎是同时射出来。

  「快回房间啊!笨蛋……」我还没回过神来就被曼曼拖进房间里了。

     ***    ***    ***    ***

  隔天早上醒来,好吧,我想正确的来说应该是下午,总之我醒来的时候曼曼已经去上课了。我醒来之后一定要先上个大号,我就穿着内裤直接走到厕所去,在半睡半醒之间,我也没发现旁边浴帘是拉上了的,我更没发现浴帘的另一边有人。

  正当我大完在擦屁股的同时,忽然浴帘被拉开了……

  「北鼻啊……」没想到掀开浴帘的不是别人,正是昨天浪语满屋的超级肉弹姿婷!她全身光熘熘看起来很像在洗澡,不对,我语无伦次了,因为不是看起来很像,是她根本货真价实在洗澡。正常在这种情况下,一般人会由于过度惊吓,吓得说不出话来,会先愣个三秒,再同声大叫:「一、二、三……」

  正当三秒到我应该要大叫的时候,好巧不巧偏偏又在这个时候黑哥回来了。
  「北鼻啊……我买回来啰!你好了没啊?」

  我心想:「干!惨了!」

  「你去房间等我啦!人家快好了。」姿婷显得相当镇定,她冲过来一把摀住我的嘴。这时候她靠我非常近,她的巨乳真的非常惊人,我的小鬼鬼已经从惊吓当中恢复过来,它一瞬间就变成大恶魔了!

  不过,危机仍然还没有解除,因为镇定的姿婷听到黑哥正朝浴室前进的脚步声,她马上拉着我躲到浴帘后面。没想到我才刚一躲过去,浴室的门就被黑哥打开了。

  「北鼻……我等不及了啦!」

  「吼唷……你干嘛?人家刚刚……嗯嗯……你出去啦,很臭耶!」

  姿婷只有把脸露出浴室跟黑哥讲话,这个时候,我更加肆无忌惮地盯着她的一双豪乳。而浴帘后的空间其实不大,因此我们的身体几乎是快要贴在一起的,这时候姿婷的姿势是弯着腰把自己的身体藏在浴帘后面,只露出脸来,而我就站在她的后面,也就是说,从我这个角度是一个非常适合从后面插进去狠狠干死她的角度!

  不知不觉,我的小鬼鬼好像不受控制般的变硬、变长、变大了。我发誓我完全没有将身体向前倾,或者把我的大肉棒挺出去,但就这么刚好它顶到了美妙的入口处。

  「你快出去啦!不然等下不给你喔……」这时候我察觉到姿婷脸上多了一抹红晕。

  「好啦……那你快点喔!」好不容易,黑哥终于被打发回房了!

  从他们对话之中,精明的我猜到了,他们应该是有要大战,然后姿婷先来洗澡,黑哥刚才去买保险套。这时候我的大肉棒依然是和美妙的入口有着轻微的接触,姿婷转过身来一把抓住我的大鸡巴:「你这坏小子,我帮你解危,你趁人之危啊?」

  「哪有?哪有……婷姊,这个是意外啊!意外!」

  「少来!你怎么会在这?」

  「我昨晚就睡曼曼这啊!可能你们昨天太激烈了,所以没发现我们回家。」
  话一说完,我马上感觉到眼前这位身材丰满的女子目露凶光,随之而来的是我感觉到被握住那话儿变得更紧了。

  「你想酸我啊?小心我捏爆你的把柄!」

  实不相瞒,她握紧的程度刚刚好,非但不痛,还很舒服,不过这个时候如果再继续斗嘴的话,那就真的够白目了,当然我一点也不。

  「我乱讲的!大姊,我什么都没听到……好啦!那现在怎办?直接出去?」
  「现在走出去的话,最好是解释得清楚,不然我们家曼曼的专用小宝贝恐怕要报销啰!」

  「真的假的?这么恐怖喔!唉……等等……什么专用小宝贝啊?少乱说!」
  「哈哈!你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啊?我又不是瞎了!」

  没想到她早就知道我跟曼曼不止是朋友那么简单,天呐!我们还一直以为我们掩饰得很好耶!

  「说我昨天晚上怎样怎样,还不是有人更大胆,在客厅……」

  「喔呜……好了啦!我们改天再讨论。现在怎么办?」我有种秘密被看穿的感觉,于是赶快转移话题。

  「能怎么办?等我洗完进房间,你再出来啊!让你赚到了……」

  「你也很赚啊!都让你抓这么久了。」

  这时姿婷才发现她一直都抓着硬挺挺的鸡鸡不放,被我这么一说,她害羞的转过身去:「你闲着也是闲着,帮我擦背吧!」

  天呐!我心想:「这到底是不是一种勾引啊?居然让我帮她擦背,可是她男友就在外面的房间等她,这样好吗?」

  就在我一边思索的同时,不知不觉双手已经从背上转移到她那一对大奶子上面了,当我从柔软绵密扎实的触感中回过神来的时候,我发现姿婷已经整个人躺在我怀里了!我把她转过身来,吻上了她的唇,一边手抓着她的奶,一手往她的小穴里抠……突然她把我推开来,蹲下身去对我的大肉棒说:「等下我出去你就乖乖到曼曼房间,不要乱跑喔!」

  「啾……」说完,她在我的龟头上亲了一下就走出去了。

  黑哥躺在床上,老二挺直立正站好,不亏是职业军人的风范。姿婷一进房就扑到床上,一把抓着黑哥的肉棒直接坐了下去。

  「北鼻怎么这么湿啊?」

  「人家想要赶快让你舒服,所以刚刚自己在浴室摸摸啊!好硬喔……嗯……好大……北鼻……喔呜……嗯嗯……喔……啊啊……北鼻……人家快到了……」
  「喔斯……好紧喔……北鼻你今天怎么这么快到?」黑哥起身,直接把姿婷抱了起来,是的,这是传说中的火车便当!

  「啊啊啊……啊啊……到了……到了……啊啊啊啊……」姿婷很快就到高潮了,她就这样挂在黑哥身上拥吻着。

  「好了啦,北鼻放我下来,全身都是汗,你赶快去洗澡啦!」

  「你不跟我一起喔?」

  「不要,人家很累嘛!到时候在浴室你又要乱来……」

  黑哥一进浴室之后,姿婷并没有躺在床上休息,而是马上跑到曼曼房间来。而当姿婷与黑哥正打得火热的时候,我正在曼曼房里一边听着姿婷的淫声浪语,一边回想着几分钟前还在眼前的那对豪乳,一边打手枪。

  「你在干嘛?」姿婷打开曼曼的房门时,我仍然上下搓动着自己的大肉棒。
  「你说呢?」

  姿婷一把抓着我的肉棒,先舔了一下龟头,然后整根含进去,套弄了一下之后,她便趴着,把屁股抬高对着我:「快点啊!你不是很想要……黑黑在洗澡,很快就出来了。」

  「哈……你好大胆喔!没被喂饱啊?」我抓着她肥美的屁股,缓缓地从后面挺进。

  「嗯……嗯……」可能怕被发现的关系,姿婷跟我做的时候,紧咬双唇想要忍住叫声,虽然没有销魂的淫叫声,但看到她这表情也够酥麻的了。

  「你的奶奶好大喔!」我一边抓着她硕大的奶子,一边从后面干着她。
  「快一点……他洗好了……啊……啊啊……嗯……」

  就在这个时候我听到浴室的开门声,这次换我摀住了姿婷的嘴巴。

  「北鼻,你在哪?」

  「我在曼曼房间找东西啦!」姿婷拨开我的手,回覆黑哥。

  「叩叩……」

  惨了!黑哥过来敲门了。

  姿婷马上跑到门后,示意我躲在她身后。

  「你在找什么?」

  「上次借曼曼的耳环啊!这是人家女生的房间,你不可以乱看啦!回房间等我……乖!」

  就在姿婷开门跟黑哥讲话的同时,我又悄悄地把肉棒缓缓插了进去。

  「喔……好啦!」

  「要死啦!你都不怕我穿帮啊?」门关上后,姿婷转过身来狠狠地捏了我的奶头。

  「嗯……嗯嗯嗯……嗯嗯……」我把姿婷抱到床上去,疯狂地抽插!我把整个脸陷在她柔软的胸部里吸吮着她的奶头。

  「啊啊……啊啊啊啊……要到了……嗯嗯嗯……」在这么刺激的情况之下,姿婷很快地达到高潮了,但是我还没射出来。

  「不好意思,我怕太久黑黑会怀疑,下次再补偿你啰!」姿婷简单整理一下就匆匆回她房间,以免黑哥怀疑,独留我与挺直立正站好的肉棒在曼曼的房里。
     ***    ***    ***    ***

  不久,曼曼就回家了,曼曼进门的时候正巧遇见姿婷和黑哥要出门,他们在门口打了招呼。

  「曼曼,我们要出去吃饭,要很晚才会回来喔!」姿婷一脸古灵精怪的样子对曼曼使眼色。

  「喔……好啊!掰掰!」曼曼也不清楚姿婷是怎么回事,就随口应应。
  进了房门之后,映入曼曼眼帘的是床上一根高耸的肉棒,而肉棒的主人正闭目养神,丝毫没有察觉有人靠近!

  「翘这么高想吓谁啊?」曼曼狠狠地弹了弹我的大肉棒。

  「啊呜……很痛耶!」我双手握着我的小鬼鬼喊着,面露狰狞,看起来非常痛苦,不过当然是演的,弹一下能痛到哪里去?

  「喔!真的假的?对不起啦!」哀兵政策果然有用,曼曼非常的担心。
  「帮我吹一吹啦!」

  「吼!我就知道……不安好心眼!」曼曼嗔道,不过还是轻轻的把龟头含进嘴里,舌尖温柔的在龟头上画圆,然后顺着我的肉棒慢慢地往下舔,再整根含进去。

  「喔呜……好爽喔!」

  「喔呜……喔呜……我快射了喔!」曼曼持续的加快速度,越吸越大力。
  「喔呜……」我Jizz了!全部射在曼曼的嘴里。在射的同时,她嘴巴仍然持续地在吸,这种感觉,真是太酥麻、太黯然、太销魂了!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