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淫医荡妻欲天使】(06)【作者:小宇】
【淫医荡妻欲天使】(06)【作者:小宇】
字数:905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六章、强奸护校四美之一的朱宥静(SugarChu)

  梁惠珊(FionaLiang)、朱宥静、吴佳蓉(CarolWu)与杨雅君是以前台中护校的同学,在杨雅君的FB上常看见四美合体简直是美、很美、非常美。

  而早就有杨雅君住处钥匙的我在下午交班后,想再去喂我那食量很大的食精兽杨雅君,开门进到住处凌乱的客廰只有熟悉我气味的狗狗馒头向前摇着尾巴。
  忽然看见一个美丽身形正躺在沙发上睡着,而她就是杨雅君的好姊妹之一的梁惠珊,看着地上的啤酒瓶及她身上的酒味就可以知道,昨晚的狂欢有多开心,想必不用带女儿应该很开心,所以我想让她更开心,而且果然随身带着春药是对的,含着胶囊我再也忍不住,低头将我的唇捕捉到梁惠珊红滟滟的柔唇,撬开她的牙关,与梁惠珊舌头交缠在一起,并送进催情春药,不久梁惠珊小嘴里有一股催情般淡淡的香气,人妻出轨的反应更让我兴奋。

  她「唔………」了一声,企图反抗,但我抱紧了她的上半身令她动弹不得,再加上她体内的药力已发挥作用以致浑身乏力。

  她真的看起来已经醉了,我靠到梁惠珊身边,亲吻她红醉的脸,我轻轻解开梁惠珊的上衣,让她平躺在沙发上,我轻压在她身上,伸手抚摸她丰满柔软的乳房。

  「嗯嗯……」梁惠珊轻声呻吟。

  「嘘……惠珊,我会让你很舒服」我用嘴含住暗红色的奶头,不时吸着流出的母乳。

  「你…你…是你!!不能这样……唔……你……不可以…如此…雅咕救我~ 」此时的梁惠珊已不胜娇羞、粉脸通红、媚眼微闭,她坚挺饱胀的胸部不断起伏,气喘越来越粗重急促,呵着咻咻热气的小嘴半张半闭的,轻柔、含糊不清的娇声说︰「不可以…快住手…」靠在沙发另一边的朱宥静此刻似被我和梁惠珊的热吻惊动了,她睁大了双迷朦的媚眼,看着我在沙发上缠绵,四腿交缠激情的热吻,就用一丝残存的理智抗议着说。

  朱宥静的莺声燕语倒提醒我,眼前这位美艳亮丽的尤物才是我急於享受的对象,我先让被春药弄致全身乏力的梁惠珊靠在沙发上,然后连滚带扑冲到朱宥静身旁,紧紧地搂着她光滑细緻、犹若无骨的烫热胴体。

  「小P你太美了,我真的很哈你,我欣赏你可爱又拥有傲人双峰的身材~ 我说的都是真心倾慕的话,你不继续当护士好可惜啊~ 我要与你齐赴那至高无上的性欲颠峰,好吗?」在朱宥静还未反应过来之际,我已经用火烫的双唇吮吻她的粉脸、香颈,耳垂,使她感到阵阵的酥痒,然后终於吻上她那呵气如兰、湿润柔腻的小嘴,陶醉的吮吸着朱宥静的丁香美舌,双手抚摸着她那光滑玲珑的胴体,我紧紧拥着朱宥静,扭动身体,去磨擦她的胴体的各敏感部位。

  我用一只手紧紧搂着朱宥静似白玉般的脖子,亲吻着她香喷喷的香唇,一只手隔着柔软的丝织吊带裙子揉弄着她的玉乳。

  朱宥静的乳房坚挺不堕又富有弹性,真是妙不可言,我还用两个指头在乳头上轻轻捏、打圈,不一会儿就感乳头硬了起来。

  「别……别这样,我已经……有老公了……你……你不可以……如此待我,别……别这样!……啊………」

  这时欲火焚身的我怎还管这些,再加上朱宥静嘴巴这样说,而手却仍紧紧的抱着我,这只不过是美女的一种矜持吧?我怎能有所顾虑呢?於是尽管朱宥静还扎地说过不停,我却不断地亲吻着那红润并带有唇膏轻香的檀口(我终於嚐到她涂在红唇上唇膏的味道了),堵着她吐气芬芳的小嘴,不让她再说甚么,另一只手则脱掉她胴体上的衣裙,轻轻摸着她挺直光滑细腻的大腿。

  朱宥静的呼吸越来越粗重,胴体微微的一颤,马上用手来拉着我的手,欲阻止我的抚摸。

  「小P~ 你一向都是我梦寐以求的美女,真的,我不会说谎的让我俩抛开世俗的繁文缛节、一起享受着情欲的甘美与销魂吧!」我轻轻挑逗地说道,同时我把那根又粗、又长、又硬的大肉棒,放在朱宥静修长柔软的纤纤玉手上。

  娇羞可爱无比的朱宥静的手一接触到我的大肉棒时,慌忙缩了一下,但又情不自禁地用手掌握着。

  这时我的肉棒早已充血、一柱擎天、热气腾腾,又大又傲气,根本不容易掌握,但朱宥静的玉手可真温柔透顶,经她这么一握,就让我有了一种说不出的快感,说不定要精关失守呢。

  「小P~ 你不讨厌它吧?喜不喜欢?」我进一步的挑逗着怀里的可爱尤物说。
  想不到我追问得这样露骨和直接,朱宥静羞得把头低下,红唇紧闭没有说话。而我再次用灼热嘴唇封住朱宥静呵着香气的小嘴,抚摸、揉搓着她坚挺饱实的玉乳,手仍紧紧的握着我的肉棒。

  朱宥静香甜柔嫩的舌尖伸入我口中与我的舌头纠缠不休,我俩离开沙发,我将她压在地毯上,胸前紧贴着朱宥静坚挺微翘乳香扑鼻的美乳。

  我的手抚着朱宥静柔滑细腻的大腿,探入她胯间的幽谷,隔着透明的薄纱内裤,淫液已经渗透了出来,触手之处一片湿润,成熟催情的美女体香绕鼻而至,我的中指由裤缝间刺入她柔软湿滑的花瓣,她的阴唇已经张了开来。

  没想到朱宥静不仅仅是一个容易害羞的美女,也是容易湿的人妻,她的小穴已经流出湿湿的淫水,沾满我的手指,我的大肉棒肿到不能再肿,我含住她的乳头吸允着。

  「啊……不要……唔……你这样……抱着我,吻……我……抚摸……我……啊……」朱宥静羞得把整个身子躲进了我的怀里,半推半就地接受着我的热吻和抚摸,她的手也开始套玩着我的大肉棒。

  「人生苦短,你又何必事事执着呢,多嚐嚐男人的肉棒嘛~ 」我加紧挑逗她,并且含糊的说。

  「啊……唔……喔……啊啊……」可爱娇羞的朱宥静敏感地带被我爱抚揉弄着,她顿时觉全身阵阵酥麻,小穴被爱抚得感到十分炽热难受,浓浓女人味的淫水汹涌而出,把那片薄如纱般的内裤都弄湿了。

  「嗯……唔……哦……嗯……」朱宥静被我这般拨弄挑逗,娇腻光滑的胴体不断抖动着,香气芬芳的小嘴频频发出些轻微的销魂呻吟声。

  「啊……不……快拔……出来……喔……」我把中指随着朱宥静流出淫水的穴口挖了进去。

  「哦……啊……快……停下来……唔……」粉嫩的小穴内真柔软,我的手上上下下的拨动着阴道里的肉壁,并不断地向里面深挖这。

  朱宥静粉脸绯红的本能的挣扎着,夹紧美腿以防止我的手进一步插入她的小穴里扣挖,她用双手握住我挖穴的手,我於是拉着她的一只手和我一起抚摸那充血的阴核。

  「嗯……唔……嗯……喔……好痒……喔……」从她湿润性感的檀口发出低声浪叫的呻吟声可知,她还在极力想掩饰内心悸动澎湃的春情。

  随着我不断变化的调情手法,不一会儿可爱人妻的朱宥静被抚摸得全身颤抖起来,一再的挑逗,撩起了她原始淫荡的欲火,这位天仙般妩媚亮丽的一双媚眼已充满了无比的情欲,彷彿向人倾诉她的性欲已上升到了极点。

  只见她玲珑雪白的肉体上那白色半透明的蕾丝胸罩遮在胸前,两颗坚挺微翘饱胀的大奶早覆盖不住露出大半截。

  肉色的长丝袜下一双美腿是那么的诱人,薄纱般白色的内裤上,穴口已被充沛淫水浸湿了。

  我伏下身子轻轻舔着朱宥静白玉粉嫩般的脖子,解下她的胸罩,猛方舔她的乳晕,如获至宝地吸吮着她浅红色的乳头,再往下舔她平平坦坦的小腹、肚脐。然后,我脱下她的高跟鞋、丝袜,丁字裤,再舔弄她黑色浓密的阴毛,美腿、脚掌、纤齐洁白的脚趾,每根趾头我都含在嘴里吸吮轻嚼。

  「嗯……哦……痒……哎……痒死了……嗯……」此时娇艳无比的朱宥静春心荡漾、浑身颤抖不已,边挣扎边娇啼浪叫,那甜美的叫床声实在太美、太诱人了,功力不足者早就射精啦。

  我如获奇珍般把诱人射精的朱宥静全身舔过痛快,她虽用一只手遮住了乳房,一只手挡住阴道,但这些动作仅是象徵式而己,因她再也没有说一句不愿意的话朱宥静是默许了。

  我轻轻拉开朱宥静遮羞的一双晶莹剔透的纤纤玉手,把它们一字排开,在柔和的灯光下,赤裸裸的胴体凹凸有致,曲线美得像维纳斯般撩人玲珑剔透,那绯红的娇嫩脸蛋、性感微翘的香唇、丰盈雪白细腻的冰肌玉肤、粉嫩饱满坚挺的乳房、红晕鲜嫩的小奶头、白嫩、浑圆光滑微翘的雪臀,美腿浑圆挺直光滑得有线条,那凸起的耻丘和浓黑已被淫水沾湿的阴毛却是充满无比的魅力及诱惑。
  朱宥静这惹火撩人如羊脂般腻嫩的胴体令我看得欲火亢奋,无法抗拒,我再次伏下身亲吻她的发胀的乳房、肚脐、阴户。

  朱宥静的阴毛浓密、乌黑、细长,将那迷人令人遐想的性感小穴整个围得满满的,若隐若现的粉红色肉缝沾满着香喷喷乳白色的淫水,两片粉红色的阴唇一张一合的动着,就像她俏脸上性感的樱唇般,同样充满诱惑和销魂蚀骨。

  我将全身乏力的朱宥静雪白浑圆修长的玉腿分开,用嘴先行亲吻吸吮她那沾满穴口的淫水一番,浓浓的美艳女人体香、略带淡淡的甜味,我再用舌尖舔吮朱宥静阴户那两片大小阴唇后,忍不住用牙齿轻咬细嚼那颗如米粒般的阴核。
  「啊!……嗯……轻点……啊……别咬……那里……天啊!……弄得我……难受死了……啊……你……真……啊!……啊!……」欲火熊熊的朱宥静被我舔得痒入心底,阵阵快感如电流般袭来,小穴淫水如缺隄似的四溢,浑圆微翘的雪臀不停的扭动往上下挺撞、左右扭摆着,一双青葱玉手紧紧抱住我的头部,檀口发出性感、销魂、喜悦的娇嗲喘息声。

  「啊唔……真受不了啦……哎……你……怎么如此会舔呀……舔得我……好舒服……我……我要……丢了……哎……」我猛地用劲吸吮咬舔着朱宥静湿润的阴户,俏脸绯红的小穴里一阵阵炽热滚烫的淫水像崩塌的河隄般狂喷而出,她全身不断的颤动,胴体弯成弧形,玉腿把雪臀抬得尽高,让我更彻底的舔食她美味浓郁流过不止的淫水。

  「小P朱宥静……我苏健宇的舌头……还令你满意吗?你真是唔……真是色、香、味、俱全啊!」我问着。

  「啊啊啊………啊啊啊………好爽啊啊………好爽啊………」朱宥静兴奋急促回答着。

  「小P你是我梦寐以求的可爱尤物……我会给你尝尝舒服和爽快的性高潮滋味!……让你享受一下老公以外的男人……那份刻骨铭心的性爱……哦……多迷人的小穴!……」我挑逗说着。

  这时朱宥静已经意乱情迷,挺动着下体迎合着我中指在她阴核肉芽上的廝磨,阴道内流一股一股温热的淫液,将我的手沾得水淋淋的,她浓黑的阴毛已经被阴唇内渗出的淫水弄得湿淋淋的纠结成一团浆糊般。

  我将赤条条粗壮坚挺的大肉棒压在朱宥静完全赤裸,粉嫩雪白的小腹下贲起的黑漆漆的阴户上,大腿贴上她修长柔滑细腻的大腿。可能肉与肉慰贴的快感,使得朱宥静娇嗲的呻吟不休,两手大力的改抱紧了我的腰部,将我们赤裸的下体紧贴,挺动着阴户与我硬挺的大肉棒用力的磨擦着,我俩的阴毛在廝磨中发出「沙沙………」的声音。

  「朱宥静,要谁干你啊……要不要干你的淫穴啊………」我故意问着。
  「啊啊啊………我要……我要……求求你……苏健宇干我的淫穴啊………」朱宥静失去理智说着。

  我那紫红色的龟头及肉棒被朱宥静粉嫩湿腻的阴唇磨揉亲吻,刺激得再也忍不住,於是我用手扶着沾满了朱宥静香喷喷湿滑淫液的大龟头,顶开她阴唇柔软的阴唇,下身用力一挺,只听到「滋!………」的一声,我整根粗壮的大肉棒已经没有任何阻碍的插入朱宥静湿滑狭窄无比的阴道中,虽然我知道她是保守人妻,可是她这时却娇吟大叫起来。

  「啊………哎哟………喔………痛………好大!」朱宥静的指甲因痛苦而搯入了我的腰背肌肉,丝丝的刺痛,使得我生理更加的亢奋。

  湿润的阴道肉壁像婴儿蠕动的小嘴,不停的吸吮着我的大肉棒,朱宥静的小穴却出乎我意料之外的狭紧,证明她很少做爱。

  「爽不爽?我干得你爽不爽?我的小P………」我问着。

  「爽……爽………我好爽啊……小P是你的………」她回答着。

  「搓你的大奶给我看,快搓………」我将她的手放到她的奶上。

  「啊啊……好…喜欢这样吗……我好……爽啊……啊………」朱宥静的子宫腔像有道肉箍,将我已深入她子宫内,龟头已亲吻到她花芯上,紧紧的箍住,舒服得令我全身毛孔都张开了。

  看着朱宥静迷人的脸蛋,冷艳媚人的眼神透着情欲,呢喃又似呻吟微开的诱人香唇吐气如兰,丝丝口脂香自檀口中喷出,更增加我的欲念。

  真的如在做梦般可爱的朱宥静,现在却被我压在身下娇嗲地婉啭淫呻浪啼,我的大肉棒正插入她的阴道里,与她紧密地抵死缠绵的交媾,生理上的种种快感与心理上的无比畅快,使我浸泡在她阴道淫液中的大肉棒更加的粗壮坚挺,我开始挺动抽插,藉性器官的廝磨吻合,使我俩肉体的结合更加的香艳销魂。

  淫水的润滑,我抽插一点也不费力,抽插间肉与肉的磨碰声和淫水的「唧……唧……」声再加上朱宥静性感小嘴发出的「唔……喔……嗯……啊……」娇滴滴的呻吟声,奏成了一曲疯狂的乐章。

  「唔……轻点……啊……太美了!……顶快点!……喔!……太深啦……嗯……不要……太重……啊……唔……」我不断的在朱宥静的酥胸上打转,最后张开嘴吸吮着她的变硬的乳头。

  「别吮了……好痒……我……受不了!……下面……唔……快……抽!快……顶……啊……」我当然乐得效劳,把大肉棒继续不停的上下抽送起来,直抽直入。

  朱宥静浑圆的雪臀上逢下迎的配合着我的动作,淫水如溃隄般不断的从子宫深处流出,而且一直不停的流到地毯上。

  我也沉浸在征服美女人妻的快感中,我从开始的慢慢抽送,让兴奋不已的大肉棒感觉一下被杨家美女外的美女的阴道紧紧包围的感觉,也顺便挑逗一下胯下的朱宥静。

  果然过了没多久,我感觉到小穴里流出了许多的淫水,我假意停止了抽送的动作,把龟头顶在阴核上转磨,果然朱宥静马上发出苦闷的叫声,并摇动着雪臀。
  「你……怎么停止哪?」朱宥静红着脸娇声低问。

  「想要吗?被我干得够舒服了吧?」我故意问着那淫亵的问题。

  「你佔了人家的便宜……还在讲风凉话……」朱宥静红着脸啐道。

  「你若要问这种问题,信不信本小姐有能耐将你的命根子折断!」她一双美腿紧夹箍着我臀部,然后猛然用力一摇。

  我嘿嘿淫笑几声,突然抽动那根深埋在朱宥静湿滑小穴中的大肉棒,朱宥静一声娇呼,双手连忙环抱住我。

  我推开了朱宥静,展开一阵急攻,她那双优美的美腿被举高,我双手把她的腿张大,低头看自己粗壮的大肉棒在朱宥静的阴户里进进出出,湿漉漉的大肉棒忙碌如打桩的柱子,她红嫩的阴唇肉膜不停的被带进带出,大肉棒上还沾满着乳白色的淫水,实在又销魂又过瘾。

  「啊……不要看,唔……我……好舒服……天……哦……哦……好深……撞死人了,哎……好快哦……啊……」朱宥静浪叫声连连,她做梦也没想到自己会是这个样子,可是在我疯狂的捣插顶送的进攻下,湿滑的小穴里传来阵阵的酥麻感,她根本就无法抗拒,只能够忘形地淫呼浪啼。

  「你是不是我的朱宥静?」我把她的美腿抬到肩上,整个人压上去,两只手压住她坚挺的乳房,她玲珑凹凸苗条的胴体好似被对折一样,粉嫩的雪臀被举高,大肉棒每次都撞击到花芯,直抵子宫颈。

  「哎……是……是啦……嗯……嗯……弄死人了……啊……我又要丢了……啊……要到了啦!啊……!」朱宥静被我的攻势弄得毫无反击能力,只觉得被抽顶狂捣的小穴发麻,淫水不停的流出,弄得我俩的阴毛和地毯都湿漉漉的而丝毫不觉。

  「小P你要不要做我的炮友?说……说啊,哦,你的水真多,真浪,哦……真的是天使的化身……唔……」我乐得低低的吼着,朱宥静紧窄的小穴紧紧的包住我粗壮的大肉棒,而且不停的夹紧。

  「哦……天啊……多壮的男体!……要……我要……我是你……你的…女人…啊……我被你……干死了……啊……啊……要升天了……我要升上云端了……啊……啊……!」朱宥静销魂蚀骨的叫床声世上难得几回闻,她一声娇荡的浪叫,雪白诱人的藕臂从紧紧抓住地毯两边,变成紧抱住我的背部,尖尖指甲直陷入肉里,彷彿溺水的人抓到了浮木一样,大量的乳白色阴精直射而出,香喷喷的蜜穴不停的收缩着,眼见又是到了高潮。

  「小P喜不喜欢与我做爱?」看着朱宥静陶醉的样子,我边耸动臀部边问道。
  「唔……哦……喜……喜欢!你弄得……我……好舒……服啊…啊……!喔……啊……我不行了!……又要丢了……啊……」为搏取美女芳心,我不断的加快抽插速度。

  朱宥静抱紧我的头,双脚夹紧我的腰,雪臀拚命上上下下起伏摆动,湿润的樱唇微张,檀口娇荡叫出:「啊………」一股阴淫再次狂喷了出来。

  第六次泄了身的朱宥静胴体轻抖起来,我没有抽出大肉棒仍压着她,一边亲吻她微喘着气的红唇、抚摸她诱人的乳房,并缓缓地抽动那根炽热的大肉棒。
  「小P让我俩换个姿势,你坐在我上面。」我柔声要求道。

  见到胯下美女没有反对之意,我抱紧朱宥静来一个翻身,把她翻到了上面,我俩的生殖器还是紧紧吻合交缠着,这个姿势果然让我的大肉棒插得更深。「哦!……唔……好充实!……喔……插到底哪!」朱宥静不禁轻叫起来。

  朱宥静耸摆着雪臀一下一上的套了起来,只听到很有节奏的「滋……滋………」的两个性器交媾时似抽水的响声。

  「唔……喔……哎……好舒服!……嗯……太爽了!啊……啊……真的爽呆呀……」俏脸含春的朱宥静款摆柳腰、乱抖美乳,这就是她有跳土风舞的成果啊,她不但已是胴体蒙上层薄薄的香汗,更频频发出销魂的娇啼浪叫声。

  朱宥静不停上下扭摆着玲珑凹凸有緻的胴体,带动她一双饱满坚挺微翘的乳房上下荡着,顿时迷得我神魂颠倒,忍不住伸出双手握住动情的她的香滑乳房,尽情地揉搓抚捏,她原本已经弹性奇佳的乳房更显得坚挺不坠,而且粉红色的奶头被揉捏得硬胀如豆。

  此时朱宥静愈套愈快,不自禁的收缩小穴肉壁,将龟头频频含夹磨旋一番。
  「唔……爽……美极了!啊……我……一切给你了!喔!……插穿了……喔!……小穴美死了!……啊……啊……」薄薄的香汗中散发出朱宥静浓浓的催情体香,她疯狂地上下快速套动身子,樱唇一张一合,娇喘不已,满头柔亮的秀发随她晃动的身躯而四处飞扬,她快乐忘形的浪叫声和大肉棒抽出插入她阴户的「噗滋……噗滋……噗滋………」淫水交响声,使人欲火沸腾陶醉其中。

  我也感觉到龟头被舐、被吸、被挟、被吮啜舒服得全身颤抖,当然不敢怠慢,用力往上挺迎合朱宥静的狂套乱动,当她向下套时我将肉棒狠狠的往上顶,这怎不叫动人的朱宥静死去活来淫水四溅呢。

  我俩的一上一下真是配合得天衣无缝,舒爽无比,龟头寸寸深入朱宥静子宫深处,直顶花芯,更一下下套入子宫颈里。

  「唉……我……我又要丢了……啊……哎……不行了!……又要泄……泄身了!……啊……啊……」这样足足套弄了两百来下,朱宥静已娇声婉啭淫声浪啼不休,胴体疯狂颤抖后伏在我身上,全身软绵绵的娇喘连连。

  我即时又来了一个大翻身,再次将不断狂喷阴精的朱宥静压在身下,用双手托起她那光滑雪白浑圆的玉臀,轻抽慢插起来,而朱宥静只得扭动纤腰,不停地挺着玉臀迎送配合着。

  我九浅一深或九深一浅,忽左忽右地猛插着,潜藏在朱宥静胴体深处的欲火再度被点燃起来,原形毕露的风骚淫荡本能令她如判两人,此刻她浪吟娇哼、香喷喷的檀口微启,频频发出销魂蚀骨的叫春叫床声。

  「嗯……唔……你这……色狼……太有本事啦……啊……插穿了……太爽……爽了!哎……怎么办哪……太深了……轻点……唔……好舒服!小穴里面……要破皮吧……哎……受不了……你好勇……嗯……唔……」

  「啊啊!!!!射了……我的小P我的朱宥静……宥静……」在一阵一阵射精中持续不断地射精,而朱宥静被精液冲击着再来高潮。

  当我抬头一看还有一位在沙发上长腿美女梁惠珊在用手指插着阴道看着眼前我和朱宥静的活春宫在自慰着,那被春药佔俱的眼神令我非常兴奋,我要征服她佔有她,干尽梁惠珊的全部。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ppaaoo 金币 +9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