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宝莲灯之极品沉香】(08)【作者:北斗星司】
【宝莲灯之极品沉香】(08)【作者:北斗星司】
字数:1307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008章、侄儿淫乱,姨母嫦娥

  第二日清晨,沉香一大早起来,便腾云驾雾,前去天上了,只因沉香昨晚在和小玉和小玉姥姥爽完了之后,接下来却又想起了另外一件事儿,那就是自己那几个姨母当中,最为美貌的嫦娥姨母!

  要知道,这嫦娥可是号称三界第一美女,其美貌之美,可以说是整个三界无人可比得上,前世沉香虽然不可能对嫦娥姨母有什么不轨之心,可是终究也不能不对嫦娥那倾国倾城的美貌为之倾倒。

  而此时,沉香既然已经重生,并且拥有了这么强大的实力,那如果不得到自己嫦娥姨母的身子,可不是枉在世间走一遭了吗?

  更何况自己的嫦娥姨母,除了是三界第一美女之外,同时也是三界第一著名的寡妇,自从当年和那后羿分离后,这么多年一直是一个人过的,这么可怜,这么多年都没有男人滋润,实在是太让人觉得心疼了,沉香也要做做好事儿,去好好安慰一下自己这个姨母,那才是好的啊!

  正因为心里已经决定了要做这样的事情,沉香第二天早上,就立刻出发了。
  这个时候的嫦娥,是住在月亮上的广寒宫的,而沉香展开自己的筋斗云,不过片刻功夫,便已经来到了那广寒宫。

  广寒宫乃是嫦娥在月亮上的府邸,本身修建的也是非常的豪华大气,只是既然名为「广寒」,其温度也是非常的低,若是一般凡人在此,必然抵受不住这里的寒气。

  只是对于沉香来说,这点寒气倒是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只不过他前世虽然和嫦娥姨母非常的熟悉,这个姨母从小就看着她长大,只是她的府邸,即便自己在法力大成之后也从未来过,今日倒是确实是第一次前来了,但见宫廷繁华,但寒气逼人,吴刚在外面伐桂,倒也是颇为有趣。

  「这吴刚也是,被玉帝罚了这么个差事儿,让人觉得无语,而在这里砍这永远不断之树,三界最美的女人就在屋内,却难以染指,倒也是可怜,只是,这吴刚的妹妹吴洁倒也是三界颇为有名的美女,若将来有空,倒是可以见见……」在暗处看了一会儿吴刚伐桂的沉香这么想道。

  吴刚可不关此时沉香的事儿,他心里只是想着自己那心心念念的嫦娥姨母,当下身子一晃,便进入到了广寒宫中。

  这广寒宫宫室甚大,只是宫殿之内并未任何丫鬟仙女,一切生活起居,做饭烧火都需要嫦娥自己来做,或者说她那只玉兔精来做,看起来那句「嫦娥应悔偷灵药,碧海青天夜夜心」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看起来这里应该就是嫦娥姨母的寝宫了……」很快的,沉香就通过神识查探到了嫦娥姨母所在之地,而前去那里,发现这是广寒宫中一处很大的寝殿,名为「月宫阁」,应该就是嫦娥的寝殿了。

  想到自己嫦娥姨母那美貌如花,国色天香的美貌和身材此时的沉香心当真是激动无比,当下隐去身形,潜入到了这月宫阁之中,以他此时的法力,嫦娥那点小小的仙力,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发现此时的沉香的踪迹的。

  此时进入到月宫之中,这广寒宫外是十分寒冷的,可是宫内却是暖和无比,看起来是取了火石之类的玩意儿保暖。

  而此时,沉香进入宫殿,很快便在这豪华的殿堂内,看到一名身穿白衣的美丽少妇正娇坐炕席,正在看书,那女子,自然就是沉香的姨母之一,号称三界第一美女的嫦娥仙子了。

  虽然在自己的记忆里,那是早就见过嫦娥姨母了,可是此时再一次见到她,沉香还是依然为嫦娥那倾国倾城的美貌所迷,这女子确实是太美了,自己的母亲杨婵,四姨母敖听心,随便一个都是倾国倾城的大美人儿,可是相比嫦娥,却似乎都逊色了三分,而她此时身穿的乃是白色素衣,衣裳单薄,隐隐可见雪白的肌肤,丰满凹凸的少妇身材,真是越看越诱人,沉香可以说此时是激动不已,真恨不得就此冲出来,将嫦娥姨母的周身衣裳脱个干净,好好地玩弄一番。

  而此时的嫦娥,自然是万万想不到,这个时候,自己基本上从未有人会来的广寒宫,居然会有外人进来,而且还是个男人,并且此时正在暗处偷偷窥探着她。
  「主人,水已经烧好了,你可以沐浴了……」就在此时,里屋内,一名身穿白衣的女子,赤着双脚走了出来,对着嫦娥这么说。

  「哎?这是嫦娥姨母的那只玉兔?」沉香此时见这女子皮肤白皙,姿容秀丽,虽不如嫦娥那般逆天的美貌,却也是个极美的姑娘,而他一眼就看的出来,这女子乃是一只玉兔精,因此必然就是嫦娥姨母所养的那只玉兔,也就是在隋朝的时候,在拓跋部落冒充拓跋长公主,唐僧取经的时候,在天竺国冒充公主的那只玉兔精了,而她此时已经回到了广寒宫,她是嫦娥的宠物,同时也是丫鬟,帮着嫦娥烧水做饭之类的。

  而与此同时,沉香又听到,这玉兔精说,嫦娥姨母要沐浴,可以说这一下子,就让此时的沉香可以说是欲火焚身。

  「天啊,嫦娥姨母要沐浴?是沐浴啊?那我不是就可以看到嫦娥出浴图了吗?!」

  想到这里的沉香,鸡巴已经立刻就硬了起来,让沉香此时可以说是很是激动,真恨不得,马上就看到嫦娥洗澡的无限春光。

  「嗯,好的……」此时的嫦娥,丝毫不知道这屋子里面,正有一头无耻的色狼,在暗中窥探她的一切,听到玉兔所言,已经烧好了水,当下放下书卷,和玉兔一起朝内里而去。

  而此时的沉香,当然是老大不客气地,跟着自己的姨母,一起进去了,今天不看个够自己姨母的美妙身子的话,那真的是太对不起自己了,哈哈哈……
  嫦娥沐浴的浴池非常的宽大,足足有大概一个游泳池那么大,此时,整个浴池内,已经是放满了热气腾腾的水,上面飘荡着无数鲜艳的花瓣。

  此时,进入到浴池之后,玉兔精首先熟练地解开了自己的衣裳,这小兔精已经服侍嫦娥很久了,这个时候脱衣服也没什么不好意思的,转眼间就脱的只剩下一袭红色肚兜和亵裤。

  在玉兔精脱了衣裳之后,此时的嫦娥也顺势张开了双手,而玉兔也是立刻服侍着自己的主子宽衣解带……

  看到眼前的嫦娥开始宽衣解带了,此时躲在暗处的沉香可以说是呼吸急促,目不转睛地看着眼前香艳的一幕,当真是激动无比,情欲大动,

  这个时候所的嫦娥,身上的衣裳本来就单薄,此时在玉兔精的服侍下,外面的白衣薄纱已然褪去,内里只剩下月白色的亵衣和亵裤,将那丰满火辣,迷人心扉的肉体包裹其中,而玉兔精熟练地解开了嫦娥的肚兜和亵裤的带子,随着衣裳滑落,那世间最美丽的少妇玉体,终于彻底暴露在了此时的沉香面前……

  「真美啊……啊……」此时,眼前的这具白嫩丰满的胴体,在沉香的面前晃悠,搞得她差点鼻血狂喷,嫦娥周身的肌肤当真是嫩滑如雪,吹破可弹,因为是神仙,因此嫦娥的肉体一直保持在她飞升时候的二十岁的状态,因此显得苗条动人,曲线玲珑,胸前一对丰满的大玉兔是那样的圆润饱满,高挺傲立,胸前一对粉红色的樱桃粒更是鲜艳欲滴,下身的饱满修长的少妇大腿,支撑着那纤细的腰部、饱满圆润的大白屁股,以及那粉红的嫩穴,而更让沉香激动惊奇的是,嫦娥的下身私密之处竟然是光洁无毛,这女人竟然还是个白虎……

  「哎呀呀,想不到嫦娥姨母下面的骚屄竟然光洁无毛,真是极品,极品啊!」沉香看的暗暗点头,十分赞许。

  而此时的嫦娥,丝毫不知道,此时自己的肉体,正被一个色狼在暗中看了个够,在被玉兔精服侍脱光了周身的衣裳之后,嫦娥长舒了一口气,然后就缓缓朝着洗浴池中走下去。

  等到完美的胴体,终于浸泡在舒适的热水之中后,嫦娥缓缓地闭上的眼睛,享受着热水的舒爽,而此时的玉兔,则是在动手给此时的嫦娥按摩肩膀……
  「嘿嘿嘿……嫦娥姨母,你和这位姐姐两个女人,在这广寒宫中,怕是很寂寞吧?」就在这个时候,正在沐浴的嫦娥,还有正在服侍嫦娥的玉兔精,却是一下子就听到了这个男人的声音,而这一下可以说是让这两个女人犹如晴天霹雳一般,无比震撼。

  而下一刻,浑身赤身露体,正将诱人的身子浸泡在水中的嫦娥,还有只身穿肚兜亵裤的玉兔精,立刻就看到了,浴池边上出现了一个十六七岁的年青少年,正一脸淫笑着看着浴池里面的嫦娥,不是别人,正是沉香。

  「啊!」这个时候不出沉香的预料,下一刻,此时浑身赤身裸体的嫦娥,还有玉兔,都是发出了一声惊恐地惊叫声,两个女人都是花容失色,怎么也想不到,这浴池当中竟然会有男人进来。

  「啊?沉香?你是沉香?!」而接下来,嫦娥却是一下子就认出了,这个男人,不就是三圣母杨婵的侄儿沉香吗?他怎么会在这里?!

  而这个时候的玉兔精首先就忍耐不住了,因为居然有人敢这么大胆,敢跑到广寒宫中偷看嫦娥仙子洗澡,真是胆大妄为,她身为嫦娥的宠物和丫鬟,这个时候怎么能允许这样的恶人出现呢?

  「大胆恶贼,竟然敢擅闯嫦娥仙子的寝宫,纳命来!」说到这里的时候,这玉兔精轻喝一声,双手蕴含法力,朝着此时的沉香扑了过来。

  只可惜,以这只小小兔精的法力,如何可能和沉香抗衡?沉香只是轻轻一伸手,就在此时的玉兔精全然看不清的情况下,点中了她身上的穴道,登时,这只玉兔精虽然身子还能动,可是周身的法力,却再也施展不出半分了。

  「这……这是怎么回事儿?!」沉香的动作实在是太快了,此时玉兔精都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自身的法力已经被彻底封住,便如一个不会法力的普通凡间女子一样,这让此时的玉兔精简直是难以置信,不知道自己怎么忽然就中招。
  「沉香,你……你要干什么?你快出去,出去啊!」此时的嫦娥还不大明白到底事情是怎么回事儿,可是此时她也知道自己周身什么衣裳都没穿,怎能让个男子呆在这里?所以赶紧出口要沉香出去。

  只可惜在这样的情况下,沉香又怎么可能从这里出去呢?而看到法力已经没有了玉兔精一脸惊慌和不知所措,沉香哈哈一笑,一把伸手,将玉兔精的肚兜给扯下来,登时,在玉兔精一声惊恐地尖叫声中,她那一对饱满的大玉兔就被沉香看了个够,而她羞愤难当,此时赶紧拿双手遮掩住裸露的胸部,可是却根本难以掩盖那裸露的春光。

  而就在这一瞬间,沉香却是自己的身子一抖,接着周身衣裳迅速向四周爆裂开来了,露出了沉香的少男裸体,下身的一根长达六寸的巨大阳物早已经蓄势待发,直挺挺地翘起,似乎就等着随时奸淫嫦娥了。

  「啊!」当看到沉香的裸体的时候,此时的玉兔精和嫦娥都是吓得花容失色,毕竟她们都是女子,这见到男子的身子,又怎么可能不惊慌呢?

  「哈哈哈……嫦娥姨母,小兔子,今日我和你们来个鸳鸯戏水!」

  沉香将自己的衣服都震碎之后,接着就是挺着巨大的肉棒,犹如一头饥饿的饿狼一样,一把扑到了此时的玉兔精身边,将正惊恐至极的玉兔精的肉体一把抱住,顺手抓住她那可怜的亵裤,只是轻轻一扯,随着玉兔精的尖叫,她洁白的屁股和女性的骚屄,便再无任何遮掩,就这样暴露在了此时的沉香的面前,而沉香则是顺势搂着此时的玉兔精,对着那浴池飞奔而下,转眼间水花飞溅,沉香和玉兔精已经跃入水中。

  「啊啊!」看到这两个人都已经一起到了浴池之中,嫦娥吓得花容失色,赶忙朝着距离沉香远距离的地方游去,心里真是惊骇之极,不知道为什么沉香会出现在她的广寒宫,又为什么要如此调戏她?

  而接着,嫦娥也暂时没有那个心思去管,沉香这个时候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而是她必须赶紧把沉香给赶走那才行,否则的话,那可就麻烦了,毕竟自己女子,怎能和这男子在这种地方苟合?因此此时的嫦娥赶紧运起法力,想要把沉香先推出水池。

  可是嫦娥却不知道,以她此时的这点微末功夫,能够把沉香怎么样呢?那道法力此时才不过刚刚推到沉香的面前,便登时如泥牛入海,再无丝毫作用,而接着,嫦娥还没反应过来,登时一股更强的法力反击过来,一下子将嫦娥周身的法力禁锢住了,犹如玉兔那般,虽然手脚还可以动,可是却如同一个凡间女子一般,根本无力抵抗。

  「这……这是怎么回事儿?沉香……沉香怎会有这么厉害的法力?!」在这一瞬间,嫦娥已经察觉到,沉香的法力简直是深不可测,自己绝对不是他的对手,否则也不至于这一招之间,自己的抵抗不但土崩瓦解,而且就连自己的法力也被沉香封锁。

  「哈哈哈……嫦娥姨母,看你这样子,是很吃惊于我的法力吧?」此时的沉香,已经在水池里面将那玉兔精给搂抱住了,一边尽情地调戏她一边笑道,「今日侄儿就要让姨母你尝到人间极乐,只是先要来道开胃菜,姨母你且瞧着,我如何玩弄你这只小玉兔!」

  说话之间,沉香已经将这这只小玉兔顶在了浴池的边缘,施展多般风流手段,对着眼前这玉兔精是又亲又摸,健壮的身子将她的身子死死顶住,巨大的阳物摩擦着这女子的小腹,二人肌肤相亲,当真是没半点空隙。

  而此时的玉兔精却是在沉香的挑逗下,依然气喘吁吁,浑身发抖,挣扎之力几乎已经没有丝毫,而其更主动伸出雪白的双臂,将此时正在任意轻薄她身子的沉香抱住,娇媚的身躯正不住地扭摆,让自己凹凸有致的肉体,亲密地摩擦着沉香的肉体,可以说是淫骚之极。

  「嘿嘿嘿,看起来这只骚玉兔很是淫荡啊,难怪之前两次下凡找男人了……」此时的沉香已经察觉到,这玉兔身子颇为敏感,在自己的魔种之力的侵蚀下,不到片刻便已然大为动情,看起来是在天庭这寂寞的日子里呆久了的原因吧?
  要知道这广寒宫中终年寒冷,而玉兔精又是个正当芳华的女仙,长期得不到男人的滋润也实在难熬,于是曾经两次下凡,一次是在隋朝,到了拓跋部落,冒充当时的拓跋长公主拓跋月儿,想要和她的丈夫张烈在一起,只可惜没成功。
  第二次是在大唐时期,唐僧师徒西天取经,这玉兔精化作天竺公主,想要和唐僧成亲,却也没有成功。

  而此时,被沉香这少年男子抱住,二人赤身裸体地在水中缠绵,遇上沉香那所带魔种之力的挑逗,玉兔精这虽然依然是处女之身,可是却已经十分好淫的小妖精,又如何抵挡得住?在一开始不过几下地挣扎后,便再也无力反抗此时的沉香了。

  「嘿嘿嘿,你这头淫荡的小兔子,这么快便如此放荡了?」沉香嘿嘿笑着,在这火热的池水中,调整好了进攻的姿势,将那巨大的肉棒龟头和这个玉兔精下身那花蜜之处接触在一起,却不在此时就插入到这小玉兔的体内。

  「啊……你插进来……啊……我下面痒死了……你快点进来……啊啊……」这只小玉兔此时感觉到那身下的巨物,就在自己那最瘙痒的部位摩擦,这淫荡的小兔子如何抵挡得住?立刻在水中搂抱着沉香呻吟叫喊。

  「这……这玉兔怎能如此放荡……这……这……」而不远处的嫦娥,此时却无论如何不敢在游过来了,而更不敢从浴池里跳出去,只因若是出了这浴池,那嫦娥的身子可是真给沉香看光了,而此时她又没有法力,便连逃走都不可能,所以此时也只能在水中呆呆望着眼前淫乱的一幕,却又不敢作甚,而看到自己的宠物不过被沉香轻薄几下,便如此不堪,更是让这千万年来从未被任何男人滋润过的绝色仙女为之惊呆。

  而此时的玉兔精却已经不再管什么矜持了,她刚才被沉香轻薄,本来羞愤难当,可是这男子不知道是何方妖魔,不过抱着自己亲吻几下,摸了自己那几处从未被任何男子侵犯过的私密部位,便立刻让自己大生情欲,难以自拔,这么些年积累的欲火在这一刻完全爆发,1 终于在这男子的玩弄下,淫态百出。

  此时眼见这小兔精的情欲已动,早已经欲火难耐的沉香对着不远处惊恐的嫦娥看了一眼,笑道:「嫦娥姨母,我且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真正的男人!」说到这里的时候,沉香淫笑着在这浴池当中,站立姿势下,将自己的巨大分身狠狠地刺入到了这玉兔精的体内。

  「啊啊啊……好棒……啊……好大……啊啊……进去了……啊……我要死了……啊……死了……啊啊啊……啊……」

  玉兔精的确还是一个处女,沉香的肉棒一插入便刺破了这小兔精的处女膜,可是随即,这个女人却没有因为处女的破身而呼疼,而是在沉香狠狠插入后便放荡地呻吟,只因她已经饥渴的成千上万年,早就渴望男人的大鸡巴插进她的小穴搞她,而处女破身虽疼,可是以玉兔精的忍耐力,还是不算什么的,而沉香的大肉棒,占满了她饥渴的处女小穴,带给她的充实快感自然不必多说,直搞的这个女人欲仙欲死,立刻便如窑子里的妓女一般,婉转承欢,好不快活。

  沉香很明显没想到这只玉兔在床上被男人搞居然如此地淫荡,此时她淫态百生,一双洁白的长腿在水中已经盘住了自己的腰部,随着自己肉棒地冲刺,她的腰臀也在被奸淫玩弄中卖力地配合沉香的冲刺,真的是太淫荡了,让沉香十分喜欢,而与此同时,这小玉兔年纪不小,可是小穴还是处女地,干起来越发的舒爽,配合这小妖精的婉转承欢,真是太迷人了!

  此时水池里的两个人已经没有什么顾及了,都是疯狂地搂抱在一起,激情地性交,搞的浴池里的热水不住外流,而沉香的鸡巴也是更加大力地操着玉兔精,而这玉兔精饥渴得久了,又在此时遇到沉香这样的绝代猛男,快慰之下,越来越狂热地迎合。

  「这……这小兔子,怎么会……怎么会这么……这么……天啊……啊……」此时的嫦娥看到了眼前的一幕,自己的小兔子居然在沉香的奸淫下如此的放荡,这简直是出乎了她的预料,而此时的嫦娥也立刻就意识到,如果自己在不逃跑,只怕也会被这个男人强奸。

  当断不断,反受其害,嫦娥这个道理还是明白了,此时虽然自己周身衣裳不在,可是只要赶紧逃走,去穿衣服就是了,否则留下来也是要受辱的,想到这里,嫦娥立刻从浴池里爬了出来,就这样光着屁股,朝着外面跑去。

  「哎呀呀……嫦娥姨母光屁股乱跑?有趣有趣……哈哈哈……」此时的沉香没有丝毫要阻止光屁股的嫦娥逃跑的意思,因为他的法力已经把广寒宫四周封锁,嫦娥如今法力尽失,就算可以跑出这浴池,也休想跑出这广寒宫。

  不过这头小玉兔只是开胃菜,沉香可不想在这头小玉兔身上耽搁太多时间,于是此时速战速决,抚摸着这个小玉兔的娇嫩奶子一阵狠干以后,把个玉兔精操的在水中瘫软成一团泥,整个人虚脱无力,落入水中变回了原形休养以后,沉香不在管这只兔子,而是从水中窜出,抖动大鸡巴去追嫦娥姨母。

  而此时的嫦娥虽然已经穿好了衣服,可是却无法逃出广寒宫,正是惊恐之时,沉香已经赤身裸体的一把扑到了此时的嫦娥身边……

  「姨母,我的嫦娥姨母……」此时的沉香,虽然刚刚在玉兔精身上发泄了一顿,可是面对嫦娥这等绝色佳人,还是难以把持,一把抱住了嫦娥,将头埋入了嫦娥诱人的胸部部位,头摩擦着那一对硕大的丰乳。

  嫦娥万万想不到自己居然会在广寒宫被人轻薄,而且还是自己的侄儿沉香,虽然不知道沉香这个时候是怎么来的,可是她已经顾不得着许多了。

  「不要……沉香,你快离开姨母……不要!」嫦娥只觉得沉香的头颅不断地摩擦自己的乳房,一股股难以想象的酥麻感竟然一下子涌上心头,令她有一些情动,毕竟她已经是饥渴了千万年的寡妇了,如何可以抵挡少男身子的诱惑?
  但正因为如此,嫦娥就更加惊恐,她可是个正常的女人,绝对不能和自己的侄儿做下乱伦的事情!

  但是沉香已经一下一弯身子,就将嫦娥整个压在了旁边的地上,叫道:「姨母,别这样,你都守寡了千万年了,今天侄儿帮你解决守寡的问题!」

  当被沉香给压倒的时候,嫦娥瞬间感觉到了,下身那柔嫩之处,被自己侄儿沉香硕大的一根铁物给顶住了,而沉香的大手已经一把扯开嫦娥的衣带扣子,露出了她一抹诱人的乳沟。

  「沉香!你疯了吗?我是你姨母啊!」嫦娥吓坏了,她一把用手顶着沉香的身体,阻止沉香的进攻,一面大吼。

  沉香眼中盯着嫦娥露出的一抹胸沟,那下身难以扑灭的欲火,他一把掰开嫦娥的手掌,恶狠狠地撕开嫦娥的衬衣,登时,一对紫色肚兜裹着的大白兔露了出来。

  「姨母,想不到你逃命的时候穿衣服也不忘了穿上肚兜啊……嘿嘿嘿……妈的……真讲究……是不是故意穿给侄儿看的啊?」沉香看到嫦娥居然穿着肚兜,不禁哈哈笑道。

  而嫦娥听到这句话,也是心下一阵害臊,她是个脸皮子薄的寡妇,不是不穿内裤的淫荡少妇,从来穿衣服都必须穿肚兜亵裤,刚才光着屁股从浴室跑出来,穿衣服的时候,下意识地也穿上了肚兜亵裤,此时却被沉香以此调戏,心里更羞,挣扎的更是厉害了。

  「妈的!难道我真的比不上那个死鬼后羿?你能陪她睡觉,就不能陪我睡觉吗?!」看到嫦娥挣扎地如此厉害,沉香有点失去了理智,他将嫦娥压着,肚兜扯掉,滑出的乳房又大又白,宛如蜜桃,两点乳头桃红粉嫩,此时的沉香立刻肆无忌惮地抓着自己最美的姨母的乳房乱亲乱摸。

  感觉到自己的侄儿沉香在肆意亲吻自己的乳房,嫦娥羞耻无比,而此时沉香一边摸她的乳房一边还脱她的裤子。

  很显然,这个三界第一俏寡妇嫦娥此时却爆发出了一股令人难以想象的贞烈,她十分激烈地叫喊,挣扎,企图挣脱自己侄儿的控制,可是她的力气如何比得上沉香?很快她的裤子就被沉香强行脱下来,肚兜更是早被扯开,浑圆的大咪咪毫无阻碍的随着她的身体的抖动而摇晃。

  「不要……沉香,你疯了……你冷静点……」裤子被脱下来的嫦娥身上就剩下一条小裤衩,白色的内裤因为是湿的,所以隐约可见里面的白虎骚屄,她都要疯了,饶是她已经是个过来人,现在却是像个无助的小女人一样。

  「姨母,你说你,逃命居然还要穿肚兜亵裤,太讲究了吧?嘿嘿嘿,不过,你反正都是寡妇了,如今你未嫁,我未娶,大家一起乐呵乐呵,有啥关系?」沉香看着嫦娥姨母丰满的大腿,魔爪立刻触碰到了嫦娥的内裤上,就往下脱。
  「不要!沉香,你放过姨母吧,姨母给你找其他的仙女,求求你,别,不要…」惊魂未定的嫦娥死死抓着自己的内裤边缘,阻止侄儿侵犯自己。

  而沉香此时却是一把拽住姨母的双手,往左右轻轻一掰,可怜嫦娥的力气哪里比得上此时的沉香?手掌松开之间,沉香拉着她的内裤往下一褪,轻而易举就将姨母的内裤给拉了下来,露出了阴唇上光洁无毛的熟女下身。

  「姨母!为什么,为什么你就是不肯跟侄儿做爱?难道我真的很差吗?你就爱那个什么死鬼后羿?妈的?他算什么东西?」沉香一把将嫦娥姨母压在身下,狂热地吻住嫦娥的嘴唇,可怜嫦娥根本无法躲闪,就这样和自己侄儿被迫激吻。
  沉香一边狂亲自己的嫦娥姨母,一双贼手一面捏着自己嫦娥姨母的乳房,而他的下身的巨大阴茎,已经毫无阻碍的顶着嫦娥敏感的身体,坚硬粗大的肉棒,虽然嫦娥没有看到,可是有过那种事儿的她,立刻知道,这根肉棒十分粗大,这让嫦娥暗暗心惊,也是更加羞耻。

  沉香一只手搓着嫦娥的乳房,这个三界第一俏寡妇的身子果然不如她的嘴那么硬,才被捏了几分钟,嫦娥的乳头就已经凸起,她的皮肤也变的炙热,沉香的手摸到嫦娥姨母的阴部,无毛白虎,阴唇已经湿了。

  「姨母,你的身体已经向侄儿投降了,你就别装清高了!你的阴道都已经流水了!你这个骚白虎,明明想要男人狠狠地操,还装矜持……」沉香嘿嘿笑道。
  嫦娥羞耻无比,她暗暗责怪自己的身子不争气,要知道她已经守寡了很多年了,而且正是年轻貌美,如狼似虎的岁月,身子特别敏感,只要遇到年轻男人的挑逗就必然会动情,这是一直都变不了的。

  「沉香,你不要再这样了,姨母求你了……你要是这么干,传出去的话,给玉帝知道了,你和姨母我都死无葬身之地了……」

  嫦娥挣扎了好一会儿,又被沉香挑逗的身体春情萌动,此时已经没多少力气,再加上被强壮的侄儿沉香压住,身体娇弱也无法用出力气,挣扎的力道已经小了很多,只能够哀求侄儿。

  沉香的鸡巴已经硬邦邦的,此时哪里还能收手?双手错捏了几下嫦娥姨母的丰乳,用力地揉捏,令嫦娥「啊啊」哼叫了两声,身子发抖不已。

  「姨母,一切都太迟了,侄儿一定会好好对你的,还有,你放心,侄儿有能力保护你,玉帝也好,其他人也好,都永远别想在伤害您一下!」

  沉香抚摸着自己的鸡巴,套弄了两下,就分开了嫦娥姨母的大腿。

  他一根肉棒已经硬度十足,六寸之长,十分坚硬,嫦娥看着侄儿的阴茎,暗暗心惊,只觉就是自己的丈夫后羿,只怕阴茎都没这么巨大。

  「不要!沉香,不可以!」知道侄儿即将占有自己,嫦娥惊骇地想要将大腿并拢,做最后的抵抗。

  可是沉香已经势如破竹,双手搂着嫦娥的大腿,虽然大腿肉有些失去弹性,可是十分结实,沉香捧着两边腿肉,便将肉棒一下子插进去。

  「啊!」当自己侄儿的那根大分身进入她的身体的时候,嫦娥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眼泪止不住地流下来。

  在沉香没有插入到她的身体之前,嫦娥的抵抗是非常激烈的,可是当这根粗大的肉棒插进去的时候,她心里的防线仿佛瞬间崩溃了一般,身体不在运动,而是张开着大腿任由侄儿沉香凌辱。

  「姨母,我占有你了,我终于得到了姨母的身体!」沉香淫笑着将肉棒插进嫦娥姨母的阴道深处,嫦娥的下面千万年没有客人进来,外加她是绝代尤物,三界第一美女,下身紧窄当真是比无数处女还完美,可以说,沉香从未这么兴奋过。
  如今自己操的可是嫦娥,射日英雄后羿的妻子,三界第一美女俏寡妇,自己的姨母,那种禁忌快感,无不大力冲击着沉香的神经,令他难以遏制自己的兴奋。
  嫦娥此时身体体能也就相当于二十岁的凡间女子,长期吃最好的山珍海味,注重保养,皮肤身材当真完美无瑕,而这样的女人性欲也是十分旺盛的。

  当沉香的肉棒粗重地冲刺之时,已经毫无挣扎力的嫦娥只觉得一股股难以想象的舒适感从下身的性器结合之处不住传来,难以遏制的快感让嫦娥渐渐无法自持。

  她怎么也想不到沉香的鸡巴居然如此厉害,相比之下,自己的前夫后羿根本无法带来如此强烈的快感,不论是鸡巴的长度或者是硬度都比不上自己的侄儿。
  「啊……不要……啊……哎呀……轻点……啊……哎呀……啊……」

  本来嫦娥一开始是木然地任由侄儿冲击她的身体,可是随着沉香那粗大的肉棒狂热地对着她的阴部一阵狂干,嫦娥本就敏感的身体,抵受不住这等冲击,终于无法遏制地淫荡叫床起来。

  「姨母,你叫的真好听,侄儿就喜欢你三界第一美女的叫床的声音!」沉香狂热地抚摸着嫦娥的乳房,听到嫦娥姨母的叫喊,他更能兴奋地冲刺。

  嫦娥也没想到自己居然会在侄儿的做爱下呻吟,她本来心里还存着羞耻的心思,可是当看着侄儿那张熟悉而又让自己无比疼爱的样子在她面前展现的时候,嫦娥忽然觉得心里爆发出一阵强烈的母爱!

  她希望侄儿高兴,希望侄儿和自己亲密的合为一体,侄儿正在自己那娇嫩的小地方冲刺,那种禁忌而亲密的乱伦之情,终于让嫦娥这个淫妇暂时从羞耻中脱困出来,

  「啊啊……沉香……啊……轻点……啊……别这么用力……啊……顶死姨母了……啊……」

  嫦娥逐渐地顺从了沉香,配合着身上的侄儿蠕动着自己的身体。

  沉香的肉棒真的很厉害,持久力实在很强,尤其是越干似乎越有力气,对于嫦娥这样的女人来说,就是需要强烈无比的性爱滋润她饥渴的青春身体。

  随着一阵阵狂热地冲刺,沉香年轻的身体,强大的力道,令嫦娥的欲望真是一阵强过一阵,高潮一浪高过一浪,沉香在干了二百多下,嫦娥已经被折腾的毫无力气。

  「不要……不要干了……啊……要死了……沉香,不能再干了……啊……」嫦娥怎么也想不到沉香居然如此有持久力,现在的她已经连动都无法动一下了。
  沉香经过这般大战,也是箭在弦上,那种乱伦嫦娥姨母的刺激更有助于做爱的快感,他淫笑着说道:「那姨母,我射进你的身体吧?你是神仙,想来也不会那么容易怀孕!」说完,也不管嫦娥怎么想,沉香的肉棒狠狠一阵冲刺。

  听到沉香要射精在自己的身体里,嫦娥内心无比羞耻,可是现在她也无力反抗,随着侄儿一阵粗重呼吸间的冲刺,嫦娥登时感觉到下身被一股热流冲入了身体里。

  「啊……爽啊!」把憋足了的精液一下射进了嫦娥姨母的身体里,沉香满足地躺在了嫦娥姨母的身边。

  「沉香,你……你怎么能干出这些事情来……」刚刚从高潮中过来的嫦娥有些清醒过来,一下坐起身来,比较痛苦地看着自己的侄儿沉香。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3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